-

廟宇的一角被摧毀,瓦片掉落。

而巨大的佛像再次拍下手掌,這一次比上一次更強,佛像散發出來的光芒更加耀眼。

葉凡低頭,餘光掃視四周。

兩位宗師武者同時殺來,身上泛起淡淡的金色光暈,顯然是得到了陣法的加持,還有這佛光的庇護。

一刀一槍。

刀威,浩蕩而轟然、引動天地之力、附加佛門之光、刀芒霸道殺來,地表炸裂,刀意洶湧。

一槍,強如強龍、尖銳淩厲、槍芒泛著金光、似乎化作一條小龍殺來,欲要刺穿一切,切割所有的大勢。

葉凡冇有言語,取出陰陽尺,瞬間爆發出恐怖的劍氣、劍氣如滔滔江水般激盪,不斷奔騰,撕裂空氣。

劍芒誕生、淩厲鋒芒、劍光耀眼,泛著淡淡的青色光暈。

一身殺意瞬間瀰漫,周圍的一切都在顫抖,廟宇內的燭燈倒下,幕布狂舞。

另一隻手放在程湘芸的腦袋上,幫她清除佛門經文的乾擾,她再次提劍而起,麵色凝重,盯著殺來的兩位宗師境強者。

如今她也是宗師武者,儘管剛剛踏入,但她能夠運用到天地靈氣,給她增添了一份自信。

“誅仙劍式,第二式。”

葉凡嘴裡呐喊,手中陰陽尺指向天空、劍光直逼雲霄、無儘的劍意洶湧的鋪蓋周圍,無限劍芒直逼寰宇。

磅礴而淩厲的劍氣激盪四方,肆虐狂暴起來。

這一次,程湘芸解決不了,他必須親自出手。

一劍指天,劍氣風暴狂舞四方天地,周圍的一切都被劍氣切割,無形的劍勢肆意狂虐,壓製四周。

斬殺而來的劍芒、霸道揮舞的刀芒,不斷被壓製,頭上的佛像巨掌被劍芒刺穿。

在這冰冷的冬天劍光冰寒,耀儘昏沉的天空。

兩位殺來的宗師麵色凝重,感覺到了無儘劍威的壓力,但他們有陣法和佛光的加持,實力並未削弱多少。

依舊凶猛殺來。

“一劍斷山河!”

淩厲的劍芒斬落,不僅要斬天上的佛像,還要斬下方兩位宗師。

撕裂空間、怒斬而下,佛像被撕開,陣法在震顫,出現了裂痕,控陣人拚命主導陣法,佛門之人不斷催動佛法,雙層加持,削弱這一劍之威。

奈何這一劍太強,終究還是斬下來。

噹!

佛像消散、陣法裂痕明顯、劍芒依舊斬向兩位宗師。

宗師麵色凝重,餘光看向殺來的劍芒,一往無前,速度極快,他們的目標還有程湘芸,槍威劍勢洶湧澎湃。

程湘芸已經殺到兩位宗師麵前。

鏘!

她的劍勢和兩位宗師碰撞,激盪出無限火花,劍勢破碎、整個人被震飛,手臂發麻、一口鮮血猛然吐出。

發出一聲慘叫,橫飛向身後的葉凡。

兩位宗師的臉色依舊凝重,因為從天而降的強勢劍芒還在殺來。

他們感覺到了無限危機。

兩人的刀劍抬起,殺向天空之上。

轟!

碰撞在一起。

葉凡一劍與兩位宗師的劍槍之勢觸碰,無儘星火閃耀、迸濺。

兩位宗師的臉色在逐漸扭曲,咬緊牙關,他們要撐不住了,槍威劍勢逐漸出現了裂痕。

驟然間!

一個金閃閃的封印祭殺過來,直奔葉凡。

嗖嗖嗖……

一個個閃耀著光芒的封印擋在兩位宗師的麵前,與他們一起擋住這恐怖一劍。

葉凡嘴角露出淡淡的笑容,帶著冷笑與不屑,左手握拳,巨大的拳勢瞬間凝聚,宛若握住一座大嶽之山。

揮拳!

拳勢滔滔殺向前方,呯一聲響,打碎殺來的封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