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不用他提醒,何定超已經雙手快速結印,祭出三個封印過去,一個落在陣法之上,護住陣法不被切割、兩個斬向天上而來的巨劍。

催動所有的術法者護陣!

“保住陣法,無需保留任何力量,不能讓這一劍破陣,否則我們將會付出生命的代價!”

所有術法者都在拚命的催動術法,增強陣法的強度,同時感受到無形劍氣不斷抨擊陣法,他們也要承受不斷的反噬,目前還不至於重傷。

但巨劍還未觸碰到陣法,真正的恐怖反噬還未到來。

砰砰砰……

兩個具有殺意的封印撞擊在巨劍之上,然後隻是產生一些星光,並冇有一絲一毫的損壞,巨劍完好無損,依舊斬落。

“給我殺啊!”

下方還有大量的武者和術法者,麵對如此嚴峻的形勢,他們殺過去。

卻感覺到身體好像不受控製,寸步難行,連最前麵的宗師境巔峰武者都舉步維艱,看了一眼腳下的太極八卦圖、似乎有巨大的吸力,將自己的雙腳牢牢吸住。

“什麼……這……”

他更是注意到陰陽黑白爬上他的大腿,正朝著身上蔓延、不知會造成什麼後果,因為不知,所以恐懼。

不僅僅是他,他身邊的人,殺向葉凡的所有人都看到了陰陽黑白乃至八卦爬上肉身。

“啊……”

“我的腦袋……”

“恐怖的精神力……不……不……”

一位位術法者發出慘叫,麵色驚恐,彷彿見到了惡魔、捂著腦袋不停的在地上打滾、七竅流血、痛不欲生。

多少人心慌。

看著同伴不斷倒下。

武者們還想慶幸,但很快他們也感覺到腦袋神經被某些無形的觸手入侵,麵對神識的攻擊,他們更加束手無策。

搞不明白怎麼回事。

精神直接崩潰,瓦解,滿臉驚恐,難以置信。

一個個倒下!

危機不僅僅是神識的侵略,還有天空之劍的斬落,速度不快,爆發出來的威力無人敢輕視。

廟宇之內,幾十個和尚敲著木魚走出來,圍成一個圈,嘴裡不停的誦經唸佛,嘴裡發出的佛音不斷升空,抵擋天上之劍。

這一刀蒼穹之劍的劍威不斷擴大、不斷加強、隨著葉凡的指引、斬落的地方必將是廟宇,浩浩蕩蕩的劍威影響到方圓十公裡。

圍觀的人都受到波及。

“撤……趕緊走,這一劍太恐怖了……”

“這……這葉凡還是人嗎?這劍已經超越我的認知,到底是多麼強大的一劍啊!”

“師弟,你怎麼樣?我帶你走,你堅持住,奶奶的,隻是想圍觀一下,冇想到居然被連累了,師弟,你彆死……”

無數圍觀的人慌忙撤退。

少部分人被波及,甚至有人直接被劍氣所殺。

這一劍太強!

九龍山上不少人紛紛站起來,他們看到這一道劍光直逼蒼穹,劍芒寒光照耀數公裡遠。

“這……那是……天後古廟的位置……”

“難道是葉凡的劍?”

所有人都看向那邊,他們距離太遠,感受不到劍意的瘋狂,但能看到耀眼的劍光、從天而降的巨劍。

無數人歡呼起來。

並且已經從現場的人那邊得知此劍正是葉凡施展出來的。

“就是葉凡的劍,從天而降的劍法,這……從未見過……”

梁初心站起來,看過去,略微驚愕,她感受到這一劍的威力,滾滾劍意,蘊含著星河之力,那是宇宙的力量,雖然很薄弱,但她的修為可以感受到微弱的存在。

雲閒鶴變得嚴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