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他知道即將麵臨的對手很強,本以為葉凡破不了天後古廟這一關,冇想到能逼他施展出這麼強的劍法。

說不定他還有底牌。

“師公,這是葉凡……”

雲閒鶴說道:“這是個很強的對手,天後古廟恐怕保不住了!”

神龍組這邊的人震驚。

他們知道葉凡很強,但冇想到會這麼強。

蒼龍有些激動,似乎看到了報仇的希望加了幾分。

“天不絕我,讓我遇貴人!!”

驚世一劍,自天上而來。

無儘劍威,摧毀所有阻礙。

浩蕩劍意,所向披靡,碾壓而下,巨大的佛像早已被劍氣切割成碎片。

巨劍斬落,無可阻擋,狂暴的劍氣依舊在狂暴肆虐。

下方無數的術法者、武者都驚慌、繃緊神經,欲要阻止,一個個封印祭出、璀璨的金光、滿腔的殺意,遇到巨劍隻是摩擦出星光,並不能阻擋巨劍的斬落。

終於!

巨劍觸碰到巨大的天罡陣!

陣法顫鳴、震盪、一個個隱藏的封印煥發光芒,無數的術法者都在拚命加固陣法,但終究不敵。

嘶啦——

陣法裂痕顯現,巨劍斬落。

“殺葉凡!”

阻止不了巨劍的降落,隻能講目標對準站在地上的葉凡。

所有宗師出現,一共五位,手中利器加持著封印之力和陣法之力、力量達到了空前的恐怖。

術法者催動精神力加持,欲要從戰力和精神力雙層夾擊。

首當其衝的就是何定超。

葉凡手持陰陽尺,迸發恐怖的殺意、磅礴的氣勢澎湃不已,宛若一尊殺神,近乎癲狂的盯著眼前這些人。

另一隻手抱住程湘芸,他們殺來,嘴角隻是露出一抹冷笑。

餘光看向廟宇之內。

一個巨大的佛像居然走出來,雙眼還會動,瞪大的雙眼,兩米多高的體型,佛像背後站著一個光頭和尚。

真空大師!

“怒目金剛,給我殺了他!”

佛像衝過去,渾身散發出金色的光芒。

嘭!

葉凡猛的跺地麵,抱著程湘芸騰空而起,直接脫離出陣法之外,右手持陰陽尺,融入巨劍中。

手持巨劍,催動更加狂暴的氣勢。

揮劍,斬落!

轟隆隆……

巨大的恐怖劍芒斬向廟宇,陣法爆破、富麗堂皇的廟宇炸開,裡麵的和尚、佛像、所有的一切都被巨劍斬碎。

恐怖的劍芒冇有絲毫留情。

下方一片慘叫聲,大量的屍體橫飛四方,不管是武者還是術法者,這一劍斬下,所向披靡、無人能擋,非死即傷。

一座廟宇就這樣徹底變成廢墟。

很多和尚的屍體躺在廢墟中。

地上出現了一條深不見底的鴻溝延伸十公裡之遠,地表還在劇烈震動,灰塵瀰漫、碎石傳來亂響,依舊可以看到有些重傷的術法者、武者在逃命。

葉凡的目光定格在何定超身上,他滿身是血、臉色蒼白、顯然剛纔那一劍給他造成極大的衝擊。

作為主導控陣人,遭遇到的反噬是最凶猛的,人還未死,已經說明他足夠強悍。

葉凡可不想留下隱患。

一隻手抱住程湘芸,一下子消失。

下一刻出現在何定超麵前,擋住了他的去路。

他卻顯得異常鎮定,冇有慌張、冇有說話,身為術法者,他很清楚,自己已經無路可逃。

被近身的術法者,基本上就被判定了死刑。

葉凡冇有廢話,一劍抹殺,割喉!

他居然冇有發出慘叫,心服口服的倒下。

而在這一劍之下,儲存最好的是真空大師。

他在關鍵時刻,利用怒目金剛擋住了恐怖的劍芒,怒目金剛徹底被一劍斬碎,卻也幫助他抵擋了絕對大部分傷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