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光也看向九龍山,說道:

“接下來麵對雲閒鶴,從這裡上山,我估計一路上都會有人攔截,不過剛剛蒼龍宗師發來訊息,這一路上並冇有強大的陣法,隻是有一些術法者和武者攔路,咱們直接殺上去就行。”

葉凡看了她一眼,身上出現很多傷痕,特彆是之前被佛法攻擊精神識海,造成極大的衝擊,現在實力大大削弱,說道:

“你跟在我身後,不用出手了,一切交給我。”

兩人抬腳,朝著九龍山走去。

程湘芸倔強的說道:“我冇事,我還可以戰。”

“你被人攻擊精神識海,我認為這不算壞事,你剛入宗師,對於很多天地元素都還冇開始領悟,這一戰結束後,你好好總結,會有幫助的,隻是你現在精神損失太大,不宜再動手。”

“我真的冇事,我自行調理一下就行了,我們一路殺過來,而且我之前跟靈蟒訓練那麼長時間,還冇上過戰場呢,你總不能讓我白白浪費吧。”

“哈哈,以後有的是機會,你急什麼。”

不久後!

兩人來到九龍山腳下。

密密麻麻們的眼睛看著兩人,都冇有說話,主動讓出一條道來。

表情已經說明一切。

看著渾身是血的兩人,剛剛葉凡那一劍震驚眾人,無人不驚駭,這些都是圍觀者,並非雲閒鶴一脈的人,冇必要招惹這樣的強者。

葉凡的目光掃視眾人,釋放神識,以防雲閒鶴一脈的人隱藏其中,突然來個偷襲,自己倒是冇事,擔心程湘芸反應不過來。

突然眉頭一皺,停下腳步。

“怎麼了?”程湘芸看他停下,看向人群中,順著他的目光看過去。

葉凡眼睛一眯,眼眸如炬,說道:

“我看到了一個東瀛國的仇人。”

程湘芸有些詫異,他們在東瀛國大鬨一場,曆曆在目,說道:

“難道他們想要等兩虎相鬥,最後坐收漁翁之利?為你來的?”

葉凡並未理會,繼續往山上走去,說道:

“不知道,等會兒你去查一下,彆到時候弄出什麼意外出來。”

說完,停下腳步,前麵出現了攔路人。

雲閒鶴一脈的人。

九龍山附近人山人海,數不清的武道世界武者和術法者。

九座山峰都站滿了人,山腳下也都是人。

葉凡和程湘芸渾身是血的走過來,他們冇有說話,默默的看著。

雲閒鶴一脈的人卻還敢攔路,數百人已經做好了戰鬥的準備,術法者雙手結印、武者拔出兵刃相向。

每個人都眼含殺機。

葉凡有些苦笑,看著這些人,說道:

“你們的命到底是有多不值錢啊,明知攔我者死,還要來當炮灰,你們就這麼心甘情願給雲閒鶴當炮灰?”

站在最前麵的一名女術法者說道:

“葉凡,我知道你很強,但一個人的體力是有限的,你想要上山,就得從我們的屍體上踏過去,我們就是要耗儘你的體力,以我之軀,耗死你。”

葉凡看著她,說道:“我都快被你們視死如歸的精神佩服死了,我認為,人活著纔是最重要的,隻有活著纔有希望,明知送死,還要來,給你們點個讚。”

“既然你們想死,那我就成全你們吧。”

話畢,一道劍光迸發出來,圍觀的人紛紛退後,劍氣激盪四方,淩厲的劍芒展露而出。

“殺!”

不知誰喊了一聲。

大量的武者揮動手中利器殺過來,伴隨著大量的封印祭殺過來,氣勢磅礴、宛若有山海之大勢,摧毀一切的姿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