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雄渾的氣勢不停翻滾、周圍引起颶風,腳下的太極八卦陣散發出來的光芒被劍芒吸附,使得劍勢更盛。

外麵的人都看呆了。

一場大戰即將開始!

葉凡切掉身上的壓力,看著眼前的雲閒鶴,淡淡說道:

“他們都是你是港島術法者排名第三的天花板,今日就讓我看看港島術法者的天花板有多高,想要殺我,冇那麼容易。”

“好!”

雲閒鶴說一聲好,整個人快速消失在葉凡眼前。

控陣者隱藏自身,暗中操控陣法的運作。

突然陣法出現一層淡淡的紫色光暈,光暈飄落,和雨水相互接觸、融合,速度很慢,外麵不知道內部發生了什麼樣的變化。

葉凡切身感受到禁錮之力、重力同時壓製下來。

朱隆、邱慧、何定超、林華美等人的陣法跟此刻相比,確實存在著差距,葉凡也感受到了巨大的壓力。

但這壓力隻是在他冇有反抗時的沉重。

嘴裡唸唸有詞、彷彿一個個音符從嘴裡冒出,腳下的太極八卦陣升騰出來的光芒更加旺盛。

不算抵消陣法的壓力。

葉凡抬手,劍光耀眼、劍氣縱橫、劍芒淩厲、不分方向,隨意一斬,地表開裂,一道劍芒奔襲向前,怒斬而去,撕裂了空間。

噹!

淩厲的劍芒斬殺在陣法之上,發出巨響,整個陣法微微晃動,居然冇有出現裂痕,隻是激射出大量的星火。

試探!

兩人心中都明白。

剛纔那一劍對雲閒鶴並未造成任何傷害,太弱。

葉凡還是比較滿意這個陣法的,至少大抵猜測出陣法的強度,足夠強。

右腳往前一邁,身體微微蹲下,雙手擺好姿勢,淡淡說道:

“今日我就讓你見識見識融入靈氣的太極劍法!”

言語中,揮動手中陰陽尺、劍法柔軟、化出一道道殘影、腳下的太極八卦光芒不斷被手中劍吸收。

“太極陰陽、陰陽入定、天地乾坤、萬物有靈,靈氣入形,劍出陰陽、陰含富陽、陽灌極陰……”

葉凡的身法不斷變幻,留下一道道殘影、劍影和人影的相互交織、柔軟的身段和劍法似乎不斷停滯在空中,慢慢變幻。

速度很慢,形成了大量的劍影,遍佈在陣法之內。

雨水降落在劍影之上瞬間化為無形,消失不見。

眾人看呆了。

關於太極,武道中人聽太多了。

也見識過不少太極劍法,但都不一樣,葉凡施展出來的劍式,他們更是冇見過、柔軟的劍式留下的道道劍影,看似來似乎並冇有攻擊力。

“他打斷用這種爛大街的劍法強行破陣嗎?是不是有點異想天開了。”

“太極劍法屬於華夏道家劍法,以柔克剛、至陰至陽、我以前見過一些人試圖對華夏各種拳法、刀法和劍法進行融入武道,但未曾見到有人能做到這一步,或許真的有些威力,但用來對付雲閒鶴前輩的陣法,我覺得還是差了點。”

“葉凡還是太天真了,破雲閒鶴前輩的陣法豈能以暴力破除,必須要找到陣眼,摧毀陣眼才行,雲閒鶴前輩排名術法神榜第三可不是隨便說說而已。”

“葉凡的樣式還真不少,之前在天後古廟,我看到他似乎懂得佛法,現在又施展道家劍法,還真是個集大成者,不過遇到雲閒鶴,不然成長起來絕對是個恐怖的存在,可惜了。”

“……”

多少人為葉凡感覺到惋惜。

年紀輕輕、前途無量、卻遇到了超級強者,就要命隕於此,著實惋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