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即使是她也做不到這一步。

“師父,剛剛那一劍如何?”旁邊弟子問道。

梁初心緩了一會兒,說道:“我扛不住,很強!”

弟子怔住了。

連師父都表示扛不住,那得多強,同時也說明瞭梁初心和雲閒鶴之間存在的差距。

葉凡站在陣法之內,淡淡的說道:

“這一劍,如何?”

似乎在挑釁!

雲閒鶴的聲音傳來:“有點東西,但還不夠。”

葉凡笑了笑,說道:“你也不必隱藏實力了,你這個陣法不簡單,不如就放手一搏吧,這樣試探來試探去,冇意思。”

雲閒鶴的聲音再次傳來,道:“那得看你能讓我用到什麼樣的實力了,一切在你。”

葉凡無奈的搖了搖頭。

這老鳥還是很自負的,覺得自己不配他用全力。

將陰陽尺收起,張開雙手、周圍的一切旋轉起颶風、磅礴的氣勢雄渾而起,一股驚世澎湃的力量不斷洶湧。

降落的雷雨根本無法開進他的身體,整個人似乎散發出強大的磁場,融化一切威脅。

右手握拳、滾滾拳勢如同奔騰的江海翻湧起來。

眼眸冰冷、拳威狂舞四方,被禁錮和重力壓製的周身空氣都被這拳威粉碎,一切似乎恢複了正常,甚至被拳勢左右。

此刻的他彷彿握住一座大嶽之山,整個人升騰而起,來到陣法頂部,頭髮差不多觸碰到陣法。

“八極拳!”

一拳轟下!

冇有殺向陣法,而是轟殺向地麵。

拳勢滔滔、拳頭還未觸及地麵,周圍的一切巨樹、石頭已經濺飛、拔地而起。

轟隆隆……

一拳轟下,巨響不斷、地動山搖、裂縫瞬間蔓延四方、如同閃電般朝著九座山峰延伸過去,撕裂之勢。

一條條裂縫觸目驚心、直至地心。

拳頭之下,一個巨坑豁然出現。

不少圍觀的人都被這地震般的動盪搖晃下去,站都站不穩。

陣法傳來吱呀的聲音,幾乎要爆破,綻放出強盛的光芒,穩住陣法。

雲閒鶴嘴裡唸唸有詞、越來越快、甚至吐出一個個音符,從九座山峰之中出現了九條粗壯的紋絡。

他麵色凝重,不敢有絲毫懈怠。

這一拳若是他的弟子承受,陣法早就爆破,任何會被徹底反噬而死。

吼——

地下傳來一聲奇怪的聲音。

葉凡眉頭一皺,看著九條粗壯的紋絡,略微驚愕,臉色一下子凝重起來。

“蟒?龍?”

這九條粗壯的紋絡,還有腳下傳來如同深山野獸般的吼叫,給他一種感覺,這個陣法似乎是活的。

陣法冇有開裂,冇有爆破,承受住他的一拳。

這個陣法比他想象中的還難對付。

不過他此刻更想弄清楚那九條粗壯的紋絡。

“再來!”

葉凡再次握拳,一樣的強大、一樣的拳勢滔滔、奔騰而來。

圍觀的不少人已經開始提前下山,以免遭受波及。

雲閒鶴承受了剛纔那一拳,他可不想就這樣等著葉凡再來一拳,眼眸看向雲層,以精神力附著、操控陣法和陰雲。

一把黑色的巨刀從雲層中斬落下來。

刀威浩蕩、帶著毀天滅地的大勢,鋒利無比,有種斬斷天地的姿態,帶著滾滾雷電之力,不停的閃爍。

陣法更是閃爍著各種詭異的符文附著在巨刀上。

“黑雷刀!”

刀芒斬下,速度極快,怒斬向葉凡。

葉凡感覺的這把刀跟之前遇到的黑刀都有很大的差距,讓他感覺到了危機,不得不分神應對。

提速!

一拳快速轟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