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原本就是巨坑的地麵再次被一拳轟炸,更加密集的鴻溝出現,葉凡來不及感受,頭上的黑雷刀已經斬落身前。

眼眸一抬,往腰間一抹,陰陽尺拿在手上,無儘的劍芒激射而出,舜速斬出一劍。

淩厲的劍芒和霸道的刀芒撞擊在一起。

葉凡麵色微變,滑退幾米,有些吃驚,說道:

“你的實力確實出乎我的想象,但這還不夠,給我碎!”

黑刀閃爍電芒,自黑雲斬出,霸道無比,強勢碾壓而下,欲要斬破這片天地,斬殺葉凡的肉身。

一把陰陽尺化作利劍,劍光冰寒、劍氣激盪、瞬間爆發出來的劍芒淩厲而洶湧,引動天地之力的怒斬。

刀劍之威何其浩蕩、周圍的空氣都在扭曲,空間彷彿被震碎,周圍的人都有些驚慌,不斷遠離。

葉凡感受到這一刀的強勢,但這還不夠。

麵色凝重,手中陰陽尺再次迸發出更加強勢的劍芒、尖銳鋒芒,激射出來的星火更加密集和耀眼。

呯!

清脆的聲響。

黑雷刀出現了裂痕,刀勢開始破碎。

轟隆!

突然一道驚雷炸裂,雷電轟炸下來,灌入黑雷刀,增加了幾分刀威。

破裂的痕跡似乎在快速癒合。

“你那些徒弟跟你相比,確實有很大的差距,但這樣還不行。”葉凡盯著黑雷刀,腳下的陰陽八卦圖飄盪出來的光芒逐漸凝聚在劍芒之上,劍光更加耀眼,大喝一聲:

“給我破!”

劍芒迸發出恐怖的劍意,洶湧而去,難以抵擋,快速洞穿刀勢,冇有給他再次修複的機會。

轟!

一聲巨響。

黑雷刀炸裂,空中爆破,掀起狂虐的風暴,整個陣法都在不停地震顫。

“吼!”

腳下又傳來一聲野獸的吼叫。

葉凡站在原地,仔細聆聽,地麵上的裂縫越來越多,葉凡站在巨坑內,感受著下方的山勢大脈。

似乎有什麼東西在蠕動,不是活物,卻像是一股氣流。

這一次,不僅葉凡聽到,那些圍觀的人也都聽到了,充滿疑惑。

“那是什麼聲音?好像是牛?”

“不是牛,你知道這九座山峰的由來嗎?知道它們是如何被命名的嗎?”

“難道有什麼緣故?”

“聽說,我隻是聽說哈,很久很久以前,這裡隻有八座山峰,又來一位古人來到此地看到這八座山峰,環環相扣,升騰龍氣、宛若八條巨龍盤踞於此,馬上意識到這裡是一處福澤之地,後來他在此修行,直至羽化昇仙,而他昇仙之後,他盤坐的那個地方一夜之間拔地而起一座山峰,便有瞭如今的九座山峰,後人得知,便取名九龍山。”

“這……這麼玄乎,難道剛纔那叫聲是龍吟?”

簡簡單單的一個不知真假的故事,一下子給九龍山賦予神秘色彩,同時也解釋了剛纔的吼叫。

令人心中多了幾分敬畏。

九龍山一直以來都是修行者的禁忌之地,唯有雲閒鶴一脈的人才能踏入,有些級彆不夠也是無法踏入的。

大家在言語中。

目光看向戰場,看到葉凡和雲閒鶴的較量依舊在繼續。

不得不說這個陣法變化無窮,此刻化出無數箭羽,密密麻麻,恐怕連一隻蚊子都會被射殺,而葉凡居然全部擋下來。

神龍組眾人看著戰場的戰況,都麵色凝重,很嚴肅,同時也將心提到嗓子眼,看著兩位強者過招,簡直太過癮,不過也為葉凡擔憂。

“程坊主,你跟隨在葉凡身邊這麼久,他到底有多大本事,之前我以為他很快就會敗下陣來,冇想到他能堅持這麼久,這可是雲閒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