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吼!”

又一次獸吼,聲音巨響,浩浩蕩蕩。

六條似龍似蛇的聲音自九龍大陣飛出,金光閃爍,似乎比之前更強,速度極快,一下子將巨劍纏住,包裹。

巨劍消失在眾人視野中,無儘的龍氣磅礴而霸道,瘋狂撕咬,無比絞著。

轟隆隆!

連續的炸裂,空間巨震,陣法之外的山峰、地麵都出現了一定程度的坍塌,地表開裂,晃晃盪蕩、幾乎讓人站不穩。

蒼龍麵色凝重,盯著戰場,說道:

“劍消失了!”

硝煙散去,巨劍也消失了,六條巨大生靈隻剩下兩條,在空中盤旋一下,俯衝而下,重回九龍大陣。

整個陣法綻放出巨大的光芒,照耀這一片天地。

還未等眾人緩過神來,一下子又驚呼起來。

“你們看……葉凡腳下出現了一把巨劍,跟剛纔的一樣,不過這是從地下出來的。”

“這……天上之劍,地下之劍,這葉凡到底有多少把劍……”

“葉凡是不打算破解陣眼,而是以強力破陣嗎?這可是雲閒鶴前輩的陣法,還是九龍大陣,連陸地神仙都要遭殃的傳說陣法,他這也太狂了吧。”

“能將雲閒鶴前輩逼到這一步,他是第一個做到的,至少我以前從未見過。”

“……”

觀戰的人熱血沸騰。

這一戰不負期待,簡直太精彩了。

“大地之劍!”

程湘芸驚呼,她見過葉凡用這一劍,當初在東瀛國用這一劍隨隨便便斬殺宗師武者,如今再現這一招。

這一劍從陰陽交彙的中心點冒出來,懸立在葉凡麵前,手中陰陽尺融入,握住巨劍劍柄,他如同一個上古時期的劍仙。

一言不發,眼眸冰冷,無儘殺意瀰漫,陰陽八卦圖在沸騰。

蒼龍看了她一眼,道:“你見過?”

程湘芸點了點頭。

他繼續問道:“這一劍和剛纔那一劍相比,如何?”

程湘芸說道:“說不清,當初他一劍結束戰鬥,也不知道他當時使用了多少成功力,今日這一劍遠超之前那一劍,更有自己的陣法加持,應該會很強。”

蒼龍充滿期待,葉凡給他的驚喜太多了。

每一招都是那麼強大,儘管不能破陣,但他深知雲閒鶴絕非等閒之輩,他這樣的人入陣,早就化成灰燼。

葉凡接連反抗,還不落於下風,是他平生見到最強的。

另一邊觀戰的梁初心心頭緊繃,她不希望葉凡死,也不希望雲閒鶴死,緊張的看著戰場,同時驚歎於葉凡的實力。

太震驚了。

如果是她,早就不敵葉凡。

“阿文,給我盯住那些東瀛國武者,一旦有異動,殺無赦,絕對不能讓他們攪局。”

她關心戰局,同樣擔心東瀛國武者攪局。

這是華夏武道世界內部的事情,不能讓東瀛國武者乘人之危。

她一直都有安排人監視東瀛國武者們。

“是,師父!”

轉身離去。

魯文曜站在師父身邊,緊張到極點,說道:

“師父,葉凡明明會術法,為什麼不摧毀陣眼,偏要這樣硬剛呢,破除陣法最容易的方法就是從陣眼下手。”

梁初心看著手持巨劍的葉凡,眼眸冰寒如寒冬利刃,說道:“他想要展現超強的實力,打擊雲閒鶴的信心,不走尋常路,不過想要強行破陣,很難,我們先看著吧。”

話音剛落!

巨劍斬出,無窮的劍意透過陣法,迸發到外麵。

九座山峰都在顫抖,九龍大陣在轟鳴。

“吼!”

一聲怒吼!

九條巨大生靈同時出現,彷彿從九座山峰爬出來,瘋狂的衝向巨劍,有一種毀天滅地的大勢洶湧澎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