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吉元琥珀的靈蟒在他手中,這麼說傳聞是真的,大鬨奈武監獄的那個內地武者是他,是他殺了吉元琥珀。”

“證據都已經擺在這兒了,吉元琥珀就是死在他手裡的吧,他就是大鬨奈武監獄的主角。”

“吉元琥珀可是百年前就踏入陸地神仙級彆,縱橫世間罕見敵手,特彆是他的速度,就算是實力比他強的人,速度不一定比得上他,還是有可能會被殺,葉凡居然……葉凡太可怕了。”

“之前我一直堅定的認為雲閒鶴前輩肯定能斬殺葉凡,現在我覺得不一定了,葉凡殺了吉元琥珀,我聽說當時還有兩位入道境武者聯手,葉凡的強大難以想象……”

事情越聯想起來越心驚,葉凡的強大太超乎想象,令他們徹底震驚。

而此刻!

九龍山之上,雲閒鶴的聲音再次響起:

“吉元琥珀身邊的那條靈蟒,你居然馴服了?”

葉凡看著頭頂上的九條巨物,說道:

“不好意思,牠現在是我的夥伴,接下來,我們將會並肩作戰。”

“既然如此,那就戰吧!”

雲閒鶴的聲音傳來,操控九條巨大靈物發出嘶吼,俯衝而下,陣法之力、自然之力附加於身,張開傾盆大口,撕咬下來。

葉凡手持利劍,縱身一躍,站在巨蟒的腦袋上,抬頭看向九條生靈,直接殺上去。

巨大的蟒蛇張開傾盆大嘴,撕咬過去。

一道劍光不斷閃耀,光芒綻放四方,劍芒激射而出,劍勢驚駭如長虹倒掛。

“吼!”

戰鬥再次拉響。

八卦乾坤陣綻放出光芒,不斷冇入巨蟒和葉凡身體。

九條生靈彷彿實質化,撕咬下來。

一道劍芒怒斬而上,劃過生靈肉身,發出慘叫,直接擊散,巨蟒也死咬住一條的脖子,直接咬碎。

一人一蟒配合默契,在九龍山之內遊走,速度極快,纏住九條生靈。

巨蟒的腦袋已經伸出八卦乾坤陣。

“壓!”

突然,巨蟒的身軀受到了極強的壓迫感,甚至垂直砸下,將其壓回八卦乾坤陣,牠才得以喘氣。

外麵是九龍大陣的範圍,來自陣法的壓力依舊恐怖,讓人喘不過氣來,巨蟒不過是剛剛開啟靈智,實力並不算強。

葉凡劍尖一挑,大量的八卦符文附著在巨蟒身上,讓牠再次伸出腦袋,這一次,牠承受住了。

發出嘶吼,憤怒咆哮,瘋狂的甩出巨大的尾巴,狠狠地砸在九龍大陣上,欲要將大陣砸碎。

噹!

一聲響,九龍大陣完全冇有破碎的可能,隻是發出一聲巨響。

牠不服,張開大嘴撕咬下去,依舊咬不破大陣,反而被大陣反彈。

葉凡有些無奈,說道:

“這個陣法你咬不破的,小心……”

九條巨大生靈吐出紫色的火焰,灼灼燃燒而來,葉凡急忙將巨蟒推入八卦乾坤陣,自己斬出一劍,斬開紫色的火焰。

龍息?

葉凡有點疑惑,這玩意兒雖是龍身,但是蛇頭,怎麼還能龍息啊?

而且他發現這九條生靈殺不儘,陣法永遠都可以不斷重新誕生,按照這樣下去得累死,這個陣法用強力也不好破陣。

互相之間戰鬥了好久。

他落在地上,看著巨蟒,以神識交流:“我尋找陣眼破陣,你和這九條生靈糾纏。”

巨蟒聽懂,獨自殺向九條生靈。

葉凡釋放神識,跟隨腳下的陰陽八卦圖,不斷滲透,追溯進入九座山峰之下的地脈,摸索九座山峰之內的變化。

靈氣的凝聚、隱藏在山體之內的陣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