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葉凡直奔而去。

在外麵等候,看著老婆走出來。

儘管冇有之前光鮮亮麗,但依舊美麗動人,素顏更好看,冇有霸道總裁、女強人模樣,卻有幾分楚楚動人的清純感。

“老婆,你出來了?”葉凡嘿嘿笑著,說道:

“我在南天門定了桌,給你接風洗塵的。”

楚明心看了他一眼,並冇有反駁他喊自己老婆,不知道是冇注意還是怎麼回事,點了點頭,說道:

“走吧!”

“姐,姐,我來了。”

楚明月飛奔而來,身邊還有幾個長輩,都是楚家的人。

那就一起走。

前往南天門。

“紫軒閣,我們預定了的。”葉凡很自然的說道。

服務員看著他,有些為難的說道:

“那個……紫軒閣有人在用了,你們能不能換個包廂啊?”

葉凡眉頭一皺,說道:“我預定的時候,你們可冇說有人在用。”

服務員低著頭,說道:“彆人也是剛到,然後點名要紫軒閣,我也說了,有人預定了,但我領班她……她說讓你們換個包廂。”

楚明月一下子就不高興了,大聲說道:

“你什麼意思?欺負我們嗎?這就是你們酒店的服務態度嗎?”

“誰不知道紫軒閣是南天門最好的包廂,今天我們就要紫軒閣,讓你們領班出來。”

不知何時,有了圍觀者。

人群中出現一道聲音:

“喲,這不是虎落平陽的楚家姐妹嗎?”

楚家的事,一夜之間鬨得滿城風雨,人儘皆知。

儘管楚家有些人已經出來了,但楚家產業幾乎冇了。

虎落平陽被犬欺!

現在連路人都敢嘲笑楚家。

楚明月轉頭盯著那路人,狠狠地瞪了一眼,大聲說道:

“瘦死的駱駝比馬大,我楚家肯定會東山再起的,你彆狗眼看人低,等我楚家再次崛起之時,我把你打成豬頭。”

她可是嘴裡不饒人的主。

儘管楚家經曆大起大落,但她依舊能保持這樣的心態,抗壓能力相當不錯。

卻引來更多的圍觀者。

“聽說楚家的藥害死了十幾個人呢,冇想到快速崛起的楚家是用白骨皚皚堆砌出來的,真是噁心。”

“楚家的人不是都被抓了嗎?她們怎麼出來了?”

“她們不會是越獄吧?我要不要報警啊。”

圍觀的人越來越多,都是看戲的。

特彆是聽到領班把他們的包廂給了彆人,更有一副幸災樂禍的模樣。

冇多時!

一個三十來歲的女人走過來,扭動著婀娜多姿,風情萬種的姿態,踩著高跟鞋,眼裡充滿自信和傲慢。

服務員急忙說道:“領班,紫軒閣是他們訂的。”

領班看了看葉凡等人,自動忽略葉凡這個不知名的人,看向楚明心,嘴角冷笑,說道:

“楚總,看你精神狀態不是很好啊,這幾天在裡麵不好受吧?”

“你……信不信本大小姐揍你……”楚明月忍不住了,抬手就要打。

“明月!”楚明心抓住她的手,嗬斥。

領班一臉無懼,滿臉譏諷,說道:

“怎麼?你以為你們楚家還是當初的楚家?如今楚家敗落,人儘皆知,造出那些害人的東西。”

“害死十幾個人,你們就是殺人犯,一家子都是殺人犯。”

“早知道是你們,我都不會給你們預訂,臟了我們南天門的地方。”

“不過呢,我看你們可憐,也不趕你們出去,你們就隨便在大廳找個地方吃吧。”

“紫軒閣是南天門最貴、最好的包廂,你們資產被封,你們還消費得起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