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蒼龍猶豫了一會兒,說道:

“葉前輩,我問過傅河了,我可以在你們那邊掛了名,不過我不會從神龍組脫離,如果你願意的話。”

葉凡舉起酒杯,說道:“願意,我當然願意,歡迎你的加入,來,走一個。”

一晚上其樂融融。

一直到深夜大家才散去。

葉凡和老婆進房間運動了。

“明心,你好像不怎麼喝酒啊,是不是有什麼心事啊?”

“醫生說喝酒太多懷孕了,會對卵子不好,會懷上畸形兒。”

“……你是時時刻刻都在惦記這事啊。”

“我能不惦記嗎?我聽說秦傾城跟你師姐去港島找你了,我要是懷不上,你師姐就要秦傾城跟你……我不管,我要懷上,趕緊洗澡去。”

“你也來一起洗啊。”

“我纔不要,你肯定要使壞,那姿勢累得要死,你先洗。”

“我聽說那姿勢更容易懷孕。”

“真的?”

“我是醫生。”

“好吧,我來……”

接下來的時間。

葉凡就醫館、家裡兩頭跑。

日子悠閒得很。

這一天。

遇到秦傾城了,她來醫館報道。

葉凡直接把病人安排給廖俊逸,帶著她去辦公室。

誰知她一下子就撲上來,還直接親上了。

葉凡都嚇了一跳。

“你乾嘛呢,這麼多人。”

“關門了。”

“萬一有人推門進來呢。”

秦傾城鬆開他,坐在椅子上,說道:

“為什麼回來了也不跟我說一聲,害我擔心那麼久。”

葉凡尷尬的說道:“太忙,忘了。”

“忘了?你是怕楚明心知道吧?”

“……”葉凡尷尬的笑了笑。

“我說了,我可以不要名分,我隻想待在你身邊,就算不待在你身邊也行,偶爾跟我見見,難道這樣還不行嗎?”

葉凡沉默了一會兒,說道:

“傾城,你的心思我都懂,你先去武道世界等我,我過幾天就過去。”

秦傾城點了點頭,至少楚明心不入武道世界,以後跟葉凡見麵還是很容易的。

悠哉的生活,難得享受。

白天曬曬太陽,去醫館坐診,晚上有嬌妻在懷,簡直美不勝收。

日子簡直太愜意。

突然想起葉辰,給洪慶打了個電話,詢問關於葉辰的收編計劃,冇想到還冇收編,不過葉凡已經跟陳家分道揚鑣。

愜意的日子很快就結束了。

明天前往武道世界,入駐宗門,今天他打算去一趟江南省。

楚明心要求一起去。

目前燕京這邊的生意已經穩定下來,楚明心可以放手交給下麵的人去做,她也想順便去一趟江南省看看那邊的發展。

飛機飛過天空!

兩人走出機場。

霍天南夫婦前來接機,請他們去吃頓飯。

“葉醫生,我們已經逐步拿下南方市場,最近我們打算開拓東南亞市場,那邊經濟比較落後,但還是有利可圖的……”

葉凡擺了擺手,讓他停下,說道:

“關於生意上的事,你不用跟我說,跟我老婆說,我來這裡想找個人。”

看向楚明心,說道:

“你跟霍總他們瞭解公司的進展吧,對了,近期我們可能需要調用一些資金,具體數額,我到時候給你說。”

楚明心點了點頭,問道:“你要找誰?”

“大刀王五!”

這是個狠人,養那麼多條惡犬,還是鎮國使,曾經的戰鬥英雄,不應該就這樣碌碌無為的過完下半生,他還可以綻放耀眼的光芒,活得更有意義些。

包廂門被敲響。

“進來!”

禿鷲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