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霍天南有些激動。

他跟禿鷲有一段淵源,可以說他是禿鷲的貴人之一,看到禿鷲如今變化很大,為他感到自豪。

他一直把禿鷲當弟弟看,如今跟著葉凡,也算是走對了路子。

“禿鷲,先來吃點東西,一會兒咱們去找王五。”

一頓飯吃的很愉快。

飯局結束。

葉凡和禿鷲去找王五。

自從王五之前的地方被燒,霍天南給他提供了一個山頭,他便在這裡住下。

山上都是惡犬,露出凶狠的表情,眼睛盯著兩人。

山腳下有一個簡單的鐵皮房,像是臨時搭建的,卻是王五長期居住。

當初霍天南想給他弄個小平房,住的舒服點,被他拒絕了,政府那邊也表示願意幫他,他也拒絕,說不想再麻煩國家財力。

看到禿鷲,他很激動。

拿出蛇膽酒,還親自炒兩個菜。

“小禿鷲,你越來越有氣勢了,五叔為你感到自豪。”王五舉起酒杯,臉已經有些紅了。

禿鷲說道:“五叔,我這次來是想邀請你加入北鬥宗,進入武道世界,你現在也冇有傷了,你曾經是我的偶像,你難道甘心一輩子在這兒養狗嗎?咱們叔侄還能一起並肩作戰。”

王五看了眼葉凡,喝一口酒,緩緩說道:

“小禿鷲,五叔老了,不中用了,我跟這個狗玩得挺好的,他們都是我的夥伴,能有個事做就行,以後也就這樣了,你過好就行,看到你越來越好,五叔也就放心了。”

目光看向葉凡,說道:

“葉醫生,這杯我敬你,看到小禿鷲的變化,我很欣慰,我知道這一切都是因為你,關於你在燕京所做的一切,我也聽到一些訊息,但我老了,就不陪你們年輕人折騰了。”

葉凡和他碰杯,一飲而儘,說道:

“五叔,我們需要你,你雖然不是武者,但你曾經是鎮國使,你有膽魄、你有戰略、你有智慧、你還有這麼多的惡犬,我給你一個山頭,你還可以像這裡一樣陪著你的夥伴,離禿鷲也近,你們可以常聚,冇事搞兩杯。”

王五看著小禿鷲,有些動心。

禿鷲急忙繼續說道:“五叔,咱們在外的鎮國使不多,遇到了多不容易,您是看著我長大的,我還想著以後給您養老送終呢,你在這邊,我不能常來看您,我想你,五叔,來吧。”

王五有些猶豫,看向葉凡,說道:

“我一個世俗之人,去武道界這不是給你們添麻煩嘛,也幫不上什麼忙,我知道你們想照顧我,但我過得挺好……”

葉凡馬上說道:“五叔,你這麼想就不對了,你一身本事,我們宗門的發展有各種需要您和您的惡犬的地方,宗門巡邏,藥田守護,山門看守,你的惡犬可方便太多了,而且我們現在人不多,需要一個領導型人物,我可聽禿鷲說了,你還是鎮國使的時候,你可是整個團隊的智囊團,出謀劃策,我們需要一個軍師。”

王五是不想麻煩他們。

現在聽到自己和自己的狗還有點用,一口悶一杯,說道:

“那我能不能某個職位?”

葉凡笑了,說道:“當然可以,你給我們當軍師如何?當副宗主,專門出謀劃策。”

“不不不,副宗主太高了,我做不來。”王五急忙擺手拒絕,說道:

“我給你們看山門,其他事我也不想管,看著門還可以。”

“……”

兩人直接愣住了。

你一個鎮國使當看門大爺,這怎麼說得過去嘛。

“五叔,你這不是在為難我嗎?”葉凡苦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