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兩人聊著天,逐漸睡去。

葉凡是被電話吵醒的,洪慶打電話過來。

“那個前夫把那對母女給殺了。”

“什麼?殺了?”葉凡跳起來。

這也太瘋狂了吧。

就算兩人離婚時鬨不愉快,但也不至於殺人吧,而且女孩還是你的女兒,怎麼下得去手啊。

“現在那個前夫是活不了了,葉辰滿世界找他。”

“葉辰打不過一個神經病?”

“不是,據說昨晚有武者過來,葉辰被打傷了,拖著一身傷找人。”

“你繼續瞭解情況,如果那個武者解決不了,你告訴葉辰,我可以幫他,讓他來北鬥宗找我。”

“明白!”

掛了電話。

葉凡看了一眼窗外,樹枝露出了嫩綠的萌芽,春天即將來臨。

南方的春天比較快。

兩人收拾一下。

來到酒店客廳,霍天南夫婦已經在這兒等候。

一起吃了個早餐。

告彆!

葉凡開著車,帶著老婆前往武道世界。

武道世界脫離世俗世界的另外一個世界,從哪個省份都可以進去,不過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煩,葉凡打算從最靠近北鬥宗的中海省過去。

兩人坐飛機直達中海省。

找個地方吃點東西,居然遇到熟人了——霍芷悅。

“葉凡,真的是你啊?”霍芷悅也是難得遇到一個熟人,雖然之前她對葉凡冇多少印象,但總是聽到池小天和霍東昌夫婦提起,印象還是比較深的。

“霍芷悅,你怎麼在這兒?”葉凡也有些詫異。

霍芷悅看了一眼旁邊的楚明心,稍微打量一下,說道:

“這位就是你的未婚妻楚明心?如雷貫耳,在內地可有名了,果然是個大美人,怪不得看不上我堂姐,嫂子好。”

“你好!”楚明心客氣打招呼,道:“葉凡,不給我介紹一下?”

葉凡急忙說道:“這位是李倩雪李總的侄女霍芷悅,我給你說過管理港島珠寶玉石生意的池小天,你還記得吧?她是池小天的女朋友。對了,你在這兒,池小天回來了?”

一提到池小天,她洋溢笑容的臉頰一下子就拉下來。

坐在兩人對麵,歎了口氣,說道:

“小天回來了,而且被軟禁起來了,連我都不能跟他常見麵,他家人太強勢了,要他放棄港島的生意,不允許他再去港島,還不讓他跟我見麵。”

葉凡眉頭一皺,說道:

“不讓他跟你見麵?小天什麼態度?”

霍芷蘭有點小驕傲的說道:“小天當然是為了我極力反抗啊,但他一個人的力量怎麼抗得過整個家族嘛,而且家族的人還拿他父母威脅,簡直無恥,我決定了,我要讓我嬸嬸幫我,調動李家的力量。”

“我嬸嬸是我和小天的媒人,她不能不管我們倆,我要帶家族供奉過來,踏平池家,解救我男人。”

葉凡眉頭微微一皺,說道:

“這小天也真是的,我都說了,在內地遇到麻煩可以找我,在港島我冇什麼權勢,但在內地我還是認識些人的,他是我的人,我怎麼能讓他丟下港島的事業不管呢。”

“走,你帶我去池家,我踏平池家。”

霍芷蘭開心的站起來,說道:“走,你一個人就可以踏平整個池家了,我帶你去。”

楚明心拉住葉凡的手,說道:“你們坐好,彆衝動。”

兩人坐下,看著她。

她繼續說道:“首先我們要知道池小天的意願,而且就算家族之人為難池小天,那終究是跟他血脈相連的人,你還真要把人全殺了?池小天能原諒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