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十幾位武者站在門口,手持長刀,不停的叫囂,麵對幾隻大狗凶狠的犬吠也絲毫不懼,正準備屠殺這幾隻狗。

“師兄,他們不敢出來,咱們就殺進去,我看著幾隻狗雖然長得醜,但也是世界名犬,看樣子還是散養的,肉肯定很結實,很香。”

“嘿嘿,我有個想法,咱們就在他們宗門烤狗肉吃。”

十幾個人已經磨刀霍霍,對兩隻惡犬動手。

惡犬似乎意識到危險,邊狂叫邊後退,分兩頭散開。

呼……

一道身影衝出來。

是楚明月。

站在十幾人麵前,眼眸冰冷,盯著他們,說道:

“焦樂山,冇想到你居然真的敢來,膽子不小呀。”

十幾個人看到來人隻有楚明月和墨幺,絲毫不懼,盯著兩人。

“楚明月,你還真敢出來,今天必殺你,為我的同門報仇。”一名年輕男子滿滿的自信,看向身邊一位中年男子,說道:

“給你介紹一下,這位是我師叔鮑遠,也是沈明的師父。”

楚明月看著眼前的中年男子,說道:

“你就是那個死在我手裡的沈明的師父?怎麼?來報仇了?”

鮑遠冷哼一聲,說道:

“一個不知名的宗門,一個丫頭片子,專門獵殺我霸刀宗的弱者,不知道你哪來的優越感,今日我來此便是要殺儘你宗門之人,你宗門不會就你們兩個而已吧?”

就在這時!

葉凡等人到了。

葉凡在最後麵,牽著老婆走,雲興朝等人稍微快些。

禿鷲開口說道:“還有我們!”

鮑遠眼眸微微一凝,說道:

“你是禿鷲?我聽過你,你也殺我霸刀宗不少弟子,今日就一起受死吧。”

雲興朝上前一步,說道:

“鮑遠,你是不是不認識我了?”

鮑遠看著他,不再傲慢,麵色凝重。

眼前之人可是罡勁巔峰,實力強勁,自己也是罡勁巔峰,兩人對決,誰生誰死還真說不準。

雲興朝在同階層也算是小有名氣的武者。

“雲興朝,看來你就是北鬥宗的宗主了?你雖然是罡勁巔峰,但我也是,你很強,但我也不弱。”鮑遠的氣勢並不弱,目光掃視北鬥宗諸人。

雖然也有內勁期武者,可有九位丹勁強者,他們這邊明顯劣勢。

但氣勢不能輸。

雲興朝笑了笑,說道:“你要屠儘我宗門?那就彆廢話了,開打吧。”

說罷,取劍,一時間氣勢攀升上來,劍氣激射而出。

簡直霸刀宗諸人,絲毫不虛。

“殺!”

楚明月手握巨拳,拳勢滔滔、宛若一隻猛獸,第一個殺出去。

她自然是要避開鮑遠的,殺向那些弱者。

大戰一觸即發!

葉凡一直躲在後麵,並未出手,就這麼靜靜的看著,牽著老婆的手,發現她有點緊張,目光一直盯著妹妹。

以前從未見過妹妹斬殺敵人,為妹妹擔心。

葉凡倒是一臉平靜,餘光看了一下老婆,讓她見識一下武者的戰鬥。

禿鷲等人也殺上去了。

多人混戰,就在大門前。

“明月,小心……”楚明心擔心的驚叫。

那把差點砍到明月的長刀被她一拳殺過去,刀勢被打碎,拳頭依舊往前衝,直接打在那人的腦袋上,打得鮮血迸濺。

又快速補上一拳,直接打爆腦袋,大量血液飛濺,場麵十分血腥。

第一次看到妹妹這麼殘暴的一麵,有點於心不忍,但並冇有阻止,目光看向其他人。

九個丹勁武者如同狼入羊群,一刀一劍一條命,絲毫冇有絲毫猶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