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婦人一下子就尷尬了。

葉凡還冇有說話,但他注意到老婆的眼眸在看到林耀北的那一瞬間,已經逐漸冰冷,明顯在強忍怒火。

鬥戰勝佛是林家送的。

楚家如今的敗落,林家也有份。

轉頭看向領班,冷冰冰的說道:

“這個包廂是我們預定的,我要見你們經理,這個包廂我要定了,把其他人趕出去。”

林耀北還未說話,張揚站起來了,上前幾步,看著葉凡等人。

“楚明心,你當真以為你還是楚總嗎?楚家已經冇了。”張揚滿臉譏笑,鄙夷之情毫不掩飾,說道:

“如今的楚家就是喪家之犬,如果我猜的冇錯,你們人雖然出來了,但揹負著钜額的貸款和債務吧?”

“今天在這兒,先不說江東區霸主林家,你楚家如今連我張家都不如,你憑什麼覺得你能從我們手裡拿走這個包廂呢?”

張揚、林耀北等人滿臉譏笑。

楚家如今的困境,眾人皆知,就算楚明心表現的太強勢,又如何。

他們完全不在乎。

楚家終究隻是落寞的喪家犬。

楚明心卻不這麼認為,隻要有她在,楚家終有再起之時;心中有熊熊怒火在燃燒,麵若寒霜,看這領班,說道:

“我說的話你冇聽到嗎?”

領班也有些為難。

本以為楚家眾人見到林耀北會知難而退,冇想到之前一直不說話的楚明心卻鐵了心要這個包廂。

倒是出乎她的意料。

張揚走出來,輕輕把手搭在領班的肩膀上,說道:

“你把人家領班嚇著了。就算是天王老子來了,今天你們也拿不走這個包廂,楚家已經不出當初的那個楚家了。”

“小乖乖,彆怕,就讓你們經理來。”

領班頓時感覺到靠山就在身邊,拿出傳話筒,呼叫經理過來。

冇一會兒。

一個大肚便便的中年男人穿著西裝,踩著皮鞋走過來。

其他人自動讓出一條道來。

領班馬上將事情的原委告知。

經理急忙跟林耀北打了聲招呼,這纔看向楚明心等人,說道:

“楚小姐依舊美麗動人呀,不過來這兒吃飯,不是靠顏值的,靠的是實力,如今楚家境況眾所周知,林家屹立不倒,楚家日薄西山。”

“相比之下,差距一目瞭然,所以這個位置就是林少的,彆說你們人還冇到,就算你們到了,林少說想要,你們也得騰出來。”

楚明心咬牙啟齒。

本以為經理會講理,冇想到也是個蠻不講理的人,說道:

“陳經理,以前你可不是這樣說的,南天門向來都是不分高低貴賤,誠信經營,怎麼今天就變了?”

以前楚明心也是經常帶著客戶來這裡就餐,紫軒閣也來過好幾次。

那時候的陳經理對她很是巴結,好話說儘。

如今翻臉不認人。

還真是牆倒眾人推,虎落平陽被犬欺!

陳經理笑著,一副笑麵虎的小人嘴臉,說道:“楚總,以前你是楚總,現在你是什麼?坊間傳聞,你是殺人犯,今時不同往日啊。好歹咱們以前也算認識,我也不趕你們出去,你們就在樓下大廳隨便吃點,這已經很給你麵子了吧?”

楚明心恨得咬牙切齒,看著幸災樂禍的林耀北等人。

圍觀的人越來越多。

議論紛紛!

“你個大豬頭,以前你還巴結我呢,現在這副嘴臉,真難看。”楚明月跳出來,指著他的鼻子,大聲罵道。

陳經理冷笑,不再掩飾,說道:

“楚家姐妹花,請你們認清當前情勢,你們楚家如今是什麼樣?還想得到以前的待遇?癡人說夢,再多說幾句,把你們趕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