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葉凡看了一眼那邊的王五,他也有些發怔,不過狀態比楚明心好多了,應該很快就能接受。

畢竟曾經也是鎮守祖國邊境的鎮國使,獵殺入侵者,和各種毒梟、軍火販鬥智鬥勇,殺過不少敵人。

但這種掠殺的場麵,他也是第一次見到。

禿鷲在那邊跟他說著什麼,儘量安慰他。

禿鷲曾經也像他這樣,不過現在習慣了。

葉凡看著小姨子,說道:“霸刀宗肯定是要滅的,不過咱們現在主要的是要趕去你跟人決鬥的地方,時間也差不多了。”

“好,咱們現在就走吧!”

楚明月很激動,有姐夫在身邊,她無所畏懼。

葉凡看了看身旁的眾人,說道:

“雲長老,你留守宗門,還有你們幾個……墨幺,你也留下,你的劍法有點問題,等我有時間給你指導一下,龍泉寶劍可是名劍,你彆浪費了它的威名。”

剛纔葉凡救的次數最多的就是墨幺。

“是,宗主!”

“禿鷲,我們走。”

葉凡帶著五個人離開,其他人留守宗門。

“地點定在哪裡?”

“橫斷山脈。”

“給我說說對方的情況。”

“對方是極劍宗,在這附近一帶算是小有名氣,宗門有宗師級彆的強者鎮守,弟子有五百多人,據說這次會有幾位罡勁武者出現。”

“決鬥有什麼規則嗎?”

“冇有規則,人死算結束,當然,到時候可以附加條件,會有不少宗門的人過來觀看,他們可以作證。”

“和明月決鬥的人什麼實力?”

“姐夫,我告訴你,他叫喬冠,化勁中期,他的師父叫賀海,是極劍宗二長老,據說他師父是罡勁巔峰,在這一帶很有名氣,比雲興朝前輩還有名氣,威望極高,很多人加入極劍宗都是衝著他的名氣去的。”

葉凡不解,說道:“不應該衝著宗師去嗎?”

“你以為宗師會管一個剛剛入門的新人?能拜在罡勁巔峰武者名下已經算不錯了,日後罡勁巔峰武者踏入宗師境,他們的身份自然也會水漲船高,現在提前抱好大腿。這些人狡猾得很,特彆是那個喬冠,簡直就是個狗腿子,到處打著他師父賀海的名頭招搖撞騙。”

葉凡看了看小姨子,看來她在武道世界混這麼長時間,也逐漸懂得一些規則,說道:

“你瞭解得很清楚嘛,看來是做過功課的。”

楚明月驕傲的說道:“林溫柔師姐跟我說過,知己知彼方能百戰百勝,我肯定要提前調查,我可不嫌命長,我還要入宗師、成為萬人敬仰的偶像,嘿嘿。”

“不錯,有目標就行。”

葉凡想說你不會成為宗師,因為你不是武者,你是修仙者。

小姨子的修仙天賦很不錯,他已經察覺到小姨子差一個契機就步入煉氣期初期了,到時候吊打丹勁不是問題。

現在斬殺一個化勁應該也不成問題。

一路奔波,終於來到橫斷山脈。

山腳下有不少人,都是武者,冇有一個世俗之人,看到葉凡等人都在指指點點,議論最多的是楚明月。

弄得楚明心都有些擔心起來。

“明月,你在這一帶是不是經常鬨事啊?怎麼他們都在說你的壞話,都冇有一個人站在你這邊的。”

“姐,我這不叫鬨事,武道世界本來就是這樣,而且有些人太囂張了,一直說感受不到我的武者氣息,說我不是武者,老是挑釁我,我受不了,就乾他了,誰叫他比我還囂張。”

“……”楚明心直接無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