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什麼叫彆人比你還囂張。

一點都不低調,一點都不懂得韜光養晦。

“姐,你看到那個人冇?我揍過他,嘿嘿,他被我打得嗷嗷叫,要不是他喊了救兵,我就能殺他了。”

“還有那個賤女人,居然說我勾搭她的男人,明明是她男人來勾搭我,真想抽她兩巴掌。”

“姐,你看到那個老頭冇?嘿嘿,我帶墨幺去炒過他的老巢,媽蛋,這老頭太窮了……”

她不停的炫耀自己的戰績,滿滿的驕傲。

葉凡聽了覺得有點頭大,這小姨子不知道惹了多少人,周圍的人看他們的眼神就很不友善,甚至還有點敵視。

指指點點,恨不得殺了他們。

禿鷲也是一路上給葉凡介紹附近的情況,附近的宗門。

“……按照威望排名下來,方圓五十公裡的眾多宗門,極劍宗排第三,霸刀宗排第五、無極宗排第六,排第一的是天虛宗,據說有五位宗師以上,具體情況不明,我們主要瞭解的還是跟咱們在世俗就有仇的三個宗門。”

“就今天來觀戰的基本都是周圍宗門的弟子,還有不少受過明月的毒打,對咱們也是懷有仇恨的。”

葉凡點了點頭,目光掃視眾人,說道:

“明月這麼能惹事,我能想象得到,不惹事就不是她了,難道她就每次都能惹事之後活下來?”

禿鷲笑了笑,說道:“當然不是,明月招惹人也是看人的,專門挑自己打得過的,如果對方來救援,她就跑,有一次她失蹤一個星期,把我們都急死了,後來她一身狼狽回來,說是被人追殺了七天,一回來餓得頭昏眼花,一口氣吃了五碗飯,兩隻雞。”

葉凡笑了笑,說道:“能活下來算她命大。”

橫斷山脈,樹木叢生,密林茂盛,附近來了不少人。

看到葉凡等人都指指點點,主要談論的是楚明月以及這個不知名的北鬥宗。

儘管冇有葉凡在北鬥宗,但楚明月等人也在附近弄出一些名氣,但都是壞名聲。

來到主脈。

看到極劍宗的人。

“楚明月,你膽子不小啊,居然還真敢來了。”

極劍宗,喬冠抬劍指著她,滿臉自信,劍氣一下子激盪出來。

極劍宗來了不少人,有五六十人,站在山脈的另一端,目光注視著北鬥宗眾人。

楚明月看著他,大聲說道:

“本大小姐從來就不知道慫字怎麼寫,今天我一定把你打成豬頭,連閻王爺都認不出來的那種。”

喬冠提劍走兩步,說道:“那就來啊,我現在就殺了你。”

他身後一人上前一步,攔住他,目光看向葉凡等人,說道:

“小冠,彆急。”

喬冠收劍,站在一旁。

那人的目光看著北鬥宗眾人,說道:

“諸位,你們宗主可在?”

葉凡看了他一眼,此人罡勁巔峰,實力算是不錯,牽著楚明心,上前一步,說道:

“在!”

那人看向葉凡和楚明心,眼睛瞳孔頓時擴大,有些難以置信,指著兩人,道:

“是你?葉凡?你是楚明心,你們……好啊,原來你是北鬥宗的宗主,我就說突然冒出個小破宗,還籠絡了一直跟在葉凡身邊的那些武者,果然是你。”

“葉凡,你殺我極劍宗無數人,今日你們既然出現在這兒,那就彆想活著回去了。”

目光看向四周,大聲說道:

“霸刀宗何在?無極宗何在?”

人群中馬上跳出來兩批人,帶著敵意怒火,拔出刀劍,指著葉凡等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