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霸刀宗在此,葉凡,你殺我宗門之人不在少數,之前一直活躍在世俗,受到神龍組的限製,我們不能大舉行動,今日你既然踏入武道世界,就不會讓你回去。”

“無極宗在此,葉凡,同門之仇,不是不報,隻是時候未到,今天你出現在這兒了,那就是你的死期,我要用你的頭顱祭奠我宗門死去的英靈。”

葉凡粗略看了一眼,加起來有一百多人,修為最高也就是罡勁巔峰,並未有一個宗師出現。

本來就是楚明心和喬冠的決鬥,兩人的修為都不高,宗師自然不感興趣,罡勁巔峰武者出現在這兒已經屬於高規格了。

誰能想到會遇到葉凡這個大仇人。

北鬥宗來的人不多,也就六個人,但他們都很冷靜、一點都不緊張,因為他們都知道宗主可是殺過入道境強者的存在。

在場連個宗師都冇有,完全不夠看。

所以不用慌,誰敢上誰就得死。

楚明心的心態穩如老狗,有姐夫在此,這些人就可以隨便拿捏,大聲說道:

“霸刀宗?嘿嘿,告訴你們個壞訊息,就在前不久,你們宗門的鮑遠帶十幾個人去北鬥宗,想要殺我,結果被我們全部反殺了,唉,你們霸刀宗的人真是太沖動了,也太弱了,我就是輕輕一拳頭,連鮑遠都被我打爆腦袋,腦漿都濺得我一身,你看看我這衣服,是不是還有他的味道?”

“什麼?”

霸刀宗眾人一下子怒火暴起。

宗門之內的事,他們有所耳聞,也知道焦樂山一直嚷嚷著要去北鬥宗殺楚明月,冇想到還真去了。

“給我殺了他們,殺儘北鬥宗。”

霸刀宗的五六十人一下子就要衝上來。

“喂,你們等等!”楚明月急忙擺手,連連後退,著急喊道。

霸刀宗的人停下,充滿敵視的目光盯著她。

“你還有什麼遺言嗎?”

楚明月看向極劍宗的人,說道:“我今日是來跟喬冠決鬥的,你們隻是來觀戰的,想要殺我,就要向我挑戰,這才正式嘛,等我殺了喬冠,再一個個接受你們的挑戰,這是江湖規矩,你們懂不懂?”

喬冠咬牙,怒道:“你以為你殺得了我?天真,今日我必斬你,殺!”

二話不說,直接殺上來了。

楚明月雙手握拳、一時間,拳勢滔滔,宛若一隻凶猛的深山野獸咆哮,踩出嘭嘭響,一拳殺去。

霸刀宗那些人看著兩人殺在一起,將目光定在葉凡等人身上,說道:

“什麼狗屁的江湖規矩,群毆纔是常態,給咱們宗門的人報仇,給我殺!”

幾十個人殺上來了。

禿鷲二話不說,準備殺過去。

葉凡伸手攔住,上前兩步,將所有人擋在身後,目光看向無極宗,說道:

“你們不一起上嗎?彆浪費大家的時間。”

無極宗的人雖然滿腔怒火,但並冇有衝上來,聽到葉凡這麼說,也有一些殺過來。

葉凡嘴角揚起冷笑,說道:

“禿鷲,看著點明月,今日咱們北鬥宗就當是立威了,我這個宗主也要立出點威嚴出來。”

“好!”

其他人都不動手。

等著看葉宗主屠殺。

葉凡玩昧的看著殺過來的近百人,腳一蹬,衝過去,手持陰陽尺,身體爆發出一股氣勢,雖然不算很強,但對於這些人來說已經是強得一塌糊塗了。

殺過來的刀威劍勢遇到他的氣勢,瞬間被摧毀,葉凡的左右兩邊出現兩道劍芒,淩厲無比,無限掠過。

劍芒所過,血液迸濺、不分修為、不分實力、一道道血花綻放在叢林間、飆射到旁邊的樹乾上,甚至濺到樹枝和樹葉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