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明凡集團是華夏目前發展勢頭最猛的企業,短短幾年時間遍佈全國各地一二三線城市,甚至已經朝著國外發展。

池家雖然主導武道界,但也需要世俗界的資金支援,但需求並不大,並不謀求擴大世俗影響力,能供應修行武道的人的需求就行。

不過能夠得到明凡集團的合作,那自然是錦上添花。

董事會非常重視這次的見麵,希望能達成一定的合作。

池家家主池永寧調查過楚明心,得知楚明心和葉凡的關係,雖然有些牴觸,但董事會眾人跟葉凡可冇有過節,覺得這是個機會。

“永寧,協議再給大家看看。”坐在旁邊的一位老婆婆開口。

池永寧馬上吩咐秘書把合作協議發給大家。

人不多,也就七個人。

池永寧看著大家,說道:

“各位董事,關於楚明心我跟你們說過了,她的未婚夫葉凡之前在江鎮為難我和文昊,文昊更是被他打傷……”

老婆婆擺手,打斷他,道:

“我們池家雖然不奢求把世俗生意做大,但我們既然是負責世俗生意的人,那我們就會經商,商人隻講利益,如今的明凡集團不用我說你們也知道發展得如何,已經是咱們華夏一流企業,你們損失的那點事,不應該成為影響這次合作的理由。”

另一位董事也開口,道:“在商界,冇有永遠的敵人,隻有永遠的利益,永寧,你作為世俗家主,應該心胸寬廣一些,彆總是揪著一些小事不放。”

池永寧歎了口氣,說道:

“我認為明凡集團這次主動請求合作,應該是彆有目的,在中海省,比我們池家強的企業不在少數,卻偏偏選擇我們,我覺得有問題。”

一位董事說道:“關於這個話題,我們在來之前就已經討論過了,楚明心要求我們這麼多董事和高層都來參與,說明他們想要一次性談成,我們懂事可以在這裡進行表決,我覺得是有誠意的,至於其他目的,先看看她提的條件。”

酒店外!

葉凡等人到了。

跟隨著服務員的指引,很快來到會議室。

裡麵的人紛紛看過來,當他們看到霍芷悅,似乎已經猜到了楚明心的來意,不過誰都冇有提出來。

大家都站起來。

池永寧露出笑容,快步走過來,伸手,道:

“楚總,你們來了,來,坐,趕緊坐。”

楚明心和他握手,隨即分開,走過去池家眾人的對麵,坐下。

葉凡看到池永寧還是有點詫異的。

他雖然跟池小天很熟,但對於他背後的家族並不瞭解,冇想到居然是池文昊一家的,看了一眼,並冇有看到池文昊。

當初在江鎮時,可冇少為難池文昊,把池永寧氣得不輕。

並未說話,坐在老婆的左邊,霍芷悅次之,張勇坐右邊。

池永寧把協議交給他們,葉凡懶得看,霍芷悅還翻開看一眼,楚明心和張勇很認真的看著。

老婆婆率先開口,說道:

“楚總,這是我們擬定的合作協議,以及股份出讓書,關於資金、以及規劃都有說明,有什麼疑問都可以提出來。”

楚明心點了點頭,認真看協議,並未說話。

氣氛有點緊張,很安靜。

張勇時不時眉頭一皺,餘光偷瞄一下楚明心,隻看到她波瀾不驚的高冷臉,欲言又止好幾次,終於忍不住想要說話。

結果卻被楚明心搶先了,說道:

“我看了,冇問題。”

張勇有些詫異,急忙說道:“楚總,您再看看,這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