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眾人讓出一條道,末端是一位魁梧青年,臉如刀刻,寸頭,胳膊上可以清晰的看到條條肌肉紋路。

此人絕對是練過的,比王大虎等人強大不知多少倍。

整個人散發出一股龐大的氣場,瞬間籠罩下來。

“這小子死定了,禿鷲從未失手,據說他可是從某隻神秘部隊裡退役下來的強者,一拳能打死一頭牛。”

“冇想到九爺竟然派禿鷲來,這小子非死即殘,咱等著看好戲吧。”

眾人的情緒不斷高漲。

彷彿已經看到葉凡被打趴在地的慘樣。

葉凡站起身來,眼前之人確實有一股淩厲的壓迫之氣,雙眸如刀,和常人不同。

來人的左腿有點瘸,雖然不是很明顯,但他作為醫生,一眼看出。

“原來是請來了高手,我就說嘛,你們居然敢找到醫院來,那就讓我看看你們城裡的高手有多強吧。”

葉凡絲毫不懼,跟隨師父修行道法多年,吸納天地靈氣,師父曾說過,都市之中,他無敵手。

隻是拳頭不能用來惹事,不可傷及無辜,修道隻為保護身邊重要的人和物。

但若彆人找麻煩,也不需要怕事,放開了打便是,若是真出瞭解決不了的事,師父會親自出山來解決。

此人非常人,身上有戾氣,有煞氣,手下應該有不少亡魂。

是可以敲打敲打。

這時,身後的羅芳華突然喊住了葉凡。

“小凡,扶我坐起來。”

葉凡不知道她要做什麼,道:

“你要乾嘛?你都這樣了,就彆折騰了吧。”

羅芳華自己硬撐著想要坐起來,葉凡見狀,急忙幫她。

待她坐好,靠在床頭,轉頭看向禿鷲。

“禿鷲,你可還記得我?”

羅芳華的聲音不大,卻帶著一股威嚴。

禿鷲微微一愣,仔細端倪,臉色微變,道:

“你是……你是羅姐?你……你怎麼回事?是這小子打你的?”

他的嗓音充滿威脅,更有一股強勢的壓迫碾壓下來。

葉凡有些懵。

這兩人認識?

關係還不一般!

羅芳華說道:“他是我的救命恩人,是他救了我。”

禿鷲微微一愣,盯著葉凡,收斂氣息,說道:

“羅姐,你怎麼了?冇事吧?”

羅芳華搖了搖頭,說道:“幸虧葉醫生出手,不然你就再也見不到我了。你們有什麼矛盾啊?李九派你來的?”

禿鷲點了點頭,看向葉凡,說道:

“王大虎他們被打,九爺讓我過來教訓一下,隻是我冇想到竟然是羅姐你的恩人,還好冇出手,不然我對不起您。”

羅芳華看了眼堵在門口的二十多個混混,再看向葉凡,說道:

“禿鷲,葉醫生從今往後,是我弟弟,在金陵,我罩著他,誰若敢動他,那就是觸犯我的逆鱗,我將傾儘所有報複,你可明白?”

禿鷲點了點頭,說道:“我明白,我聽羅姐的,隻是九爺那邊我該如何交代!”

就在這時!

一道雄渾的聲音在門外響起,貫徹所有人的耳中:

“九爺若問起,你讓他來找我。”

霍天南迴來了。

老婆病房堵著一群人,護士趕緊跑去找他,他一聽,還冇拿到藥就跑了過來。

此話一出!

王大虎等人直接震驚。

冇想到霍天南在這兒,他們並不認識霍天南的老婆。

“霍總,您……您怎麼在這兒?”

王大虎瑟瑟發抖。

霍天南看著腦袋綁繃帶的他,目光掃視二十多人,突然一腳踹過去,踢在王大虎的腹部,直接將他踢倒,發出一聲冷哼,道:

“我認識你,你是李九身邊的一條狗,你哥在我的公司工作,回去告訴李九,葉凡是我弟弟,誰若敢動,我就讓誰消失,李九也不例外。”

霸氣,霸道!

牛逼啊!

葉凡都有些看呆了,冇想到霍天南能量這麼大。

看來是抱上大腿了。

王大虎爬起來,敢怒不敢言,他可非常清楚霍天南的恐怖,和九爺交情也是極深,不是他這種小嘍囉能招惹得起的。

看向裡麵的葉凡,隻見他一如既往的淡定。

他怎麼會跟霍天南扯上關係呢?

小子,算你走遠,但也有霍天南不在的時候。

咱們走著瞧!

“走!”

王大虎帶著眾人離開。

霍天南急忙走進去,第一時間關心老婆,臉上充滿柔情,說道:

“老婆,你怎麼坐起來了,趕緊躺下。”

羅芳華笑了笑,說道:“小凡在這兒,我能有啥事。老公,這件事你得幫小凡解決了,他救過我兩次。”

霍天南站起來,看向禿鷲,說道:

“禿鷲,我跟你說過,男子漢大丈夫,有所為有所不為,你是特種軍人退役,當初我把你推給李九時,就讓你明辨是非,你怎麼在他身邊待久了,染上他的習性了。”

禿鷲低頭,像個犯錯的孩子,說道:

“霍大哥,是你和羅姐救了我,我這條命永遠是你們的,這次是我錯了,以後我不會再犯。”

霍天南歎了口氣,指著葉凡,說道:

“認準他,以後不許碰到,他遇到危險,你若看到,幫他,這次你姐難產,差點就冇命了,是他出手相救,我們欠他兩條命。”

“是!”禿鷲鏗鏘有力的回答。

葉凡笑了笑,說道:

“原來是特種部隊出身呐,我就說嘛,你身上有煞氣,殺過不少人吧,隻是這些煞氣在你逐漸退役之後,體魄承受不住,以後會出大麻煩的。”

禿鷲愣住了,說道:“什麼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