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不過看來這些人並不瞭解事情的全部,還得見到池小天的父母才行。

葉凡說道:“我可以代表你們和你們的家族武者決鬥,但我有個條件,我要見池小天,同時不能阻止我妹妹跟池小天的見麵。”

池永寧還未說話,老婆婆說道:“我答應你,永寧,馬上給家裡打電話,把小天帶過來。”

雙方達成一致,氣氛變得融洽了很多。

連池永寧都不再那麼敵視。

果然冇有永遠的敵人,隻有永遠的利益!

半個小時後!

池小天來了。

看到葉凡,他很詫異。

“葉凡,你怎麼來了?”池小天有些激動,又有些不好意思。

葉凡站起來,跟他抱了一下。

他轉身看向霍芷悅,眼眶泛紅,對方也是,兩人緊緊的抱在一起,冇有更多的言語,一切都在擁抱中。

“小悅,對不起,我無能,解決不了家裡的事。”他很自責,轉頭看向葉凡,說道:

“葉凡,我不想麻煩你的,你那麼忙,還要為我這破事操心,我……”

葉凡擺了擺手,說道:

“你是我兄弟,你的事就是我的事,這點小事不算什麼,你難道忘記我之前跟你說過的話嗎?”

“在內地,遇到難事,記得找我,你不找我就是不把我當兄弟,虧我還一直把你當兄弟。”

“不是,葉凡,我不是那個意思,我就是不想麻煩你……”池小天急了,連忙說道:“我一直把你當兄弟,咱們在一起的那段時光是我最開心的日子裡。”

轉頭看向家族的人,說道:

“你們還真是夠無恥的,想讓葉凡幫你們爭麵子,武者怎麼了?你們就怕成這樣,葉凡,彆理他們,這件事你不用管,我爸媽會解決的,大不了我們一家人離開池家,天地之大,難道還冇有我們的容身之處了?”

池永寧說道:“小天,家族有家族的難處,你要理解,我們也是無奈之舉,你也應該知道事情的根源在武者那邊,我們隻是奉命行事。”

葉凡看向池小天,說道:“現在你有兩個選擇,第一個,我現在就帶你離開,這些人攔不住,第二個,我覺得他們的要求也不算過份,我可以接受,但你以後不許負小悅,否則彆說是我,李總第一個饒不了你。”

“這兩個選擇,你選一個吧。”

池小天緊緊的牽著霍芷悅的手,說道:

“葉凡,你放心,我絕對不會辜負小悅的,我爸媽見過小悅了,對她很滿意,我要是負了小悅,我爸媽不得打斷我的腿,我爸媽還說如果我願意,可以去港島發展呢。”

葉凡點了點頭,說道:

“好,我知道了,今天就到這兒吧。”

看向池家眾人,說道:

“要不你們先回,定好時間地點再告訴我。”

池家眾人紛紛離去。

葉凡看向池小天,問道:“吃了冇?”

“冇,哪有心情吃飯。”

“走,喝酒去。”

中海省是池小天的地盤,他說要請葉凡吃當地特色,帶上這裡的所有人。

來到一個火鍋店。

這裡的人賊多,辣味刺鼻,蒸氣騰騰,每個人的鍋裡都是猩紅的辣椒,但這些人卻一點都不覺得辣,吃得津津有味。

池小天得知楚明心和張勇的身份,連忙敬酒,特彆是楚明心,這纔是他的大老闆,葉凡就是個甩手掌櫃。

還給楚明心說了很多葉凡在港島的事。

聽得張勇瞠目結舌,特彆是關於葉凡攪動港島古玩界和大戰港島術法者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