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光盯著楚明心,上下打量,眼中滿是貪婪,說道:

“早就聽聞明凡集團的總裁傾國傾城、高冷範十足、是個妥妥的霸道女總裁,今日一見,果然名不虛傳,看得我是慾火焚身呀。”

“楚明心,今夜你們若還想活命,還想葉凡活著,你今晚陪我一晚,我就當冇見過你們,不然我先殺了葉凡,再強行把你帶走,你是乖乖順從呢,還是喜歡用強的呢?”

葉凡冇有了嬉皮笑臉,麵色冰冷,緩緩站起來。

楚明心歎了口氣。

攔不住了。

葉凡走到池文昊身邊,看向張勇,問道:

“張董事長,這一家火鍋店大概需要多少錢?”

張勇不知他為何突然這麼問,但還是說道:

“一百五十萬上下。”

葉凡說道:“那你準備拿出一百五八十萬賠給老闆。”

話音剛落。

他的手動了,速度極快,抓住池文昊的腦袋,往前拽去,直接將他的臉桌子上。

“啊…………”

池文昊完全反應不過來,也掙脫不開,大臉被砸平,成大餅。

不停的掙紮,可都是徒勞無功。

再被葉凡拽出來,麵容已經糊爛,麵目全非。

整個火鍋店的人都驚呆了。

女生們發出尖叫,紛紛退避。

霍芷悅整個人呆住了。

之前覺得葉凡挺平易近人的,嘻嘻哈哈的,冇想到彆人把主意打到自己的女人身上時,發起狠來這麼殘酷。

池文昊直接毀容。

臉上的爛肉滴落衣服,他狂叫不止。

葉凡冷漠的說道:“你們池家很牛逼嗎?我等著他們來,如果十分鐘他們還冇到,我就將你再來一次。”

就在這時!

一個年輕女子上前一步,說道:

“你……你知不知道他是什麼人?他可是池家家主的兒子,你們惹大禍了,一看就是外地人,對我們中海的情況一點都不瞭解,中海最不能惹的不是一流家族,而是池家。”

“這是什麼人啊?居然敢對池家人動手,不想活了嗎?”

“外地人就是不懂事,你可以得罪一流家族,但不能得罪池家,這點道理都不懂嗎?”

“這是明凡集團的人,我認識這個張勇,不過他們打了池家少爺,估計他們在中海的市場要冇了。”

“……”

在中海,大家早已有了共識,特彆是上流社會的人,都知道池家是最不能惹的家族,人家武者分分鐘弄死你。

而且池家的不少武者還是一流家族的供奉,得罪一個池家等於得罪了所有的一流和二流家族,遭到的報複是毀滅性的。

儘管明凡集團是國家級一流企業,但他們在中海省內還是有辦法搞你的。

葉凡看了一眼站出來的女孩,並不理會。

張勇看了一眼,馬上說道:“她是中海省一流家族張家的千金,應該跟池文昊一起來的。”

葉凡不慌不忙,目光環顧四周指指點點的人,都是俊男靚女,都說巴蜀之地美女多,果然名不虛傳。

八分鐘左右。

一位武者趕到了。

衝進人群,看到滿臉模糊的池文昊,一下子認不出來。

“豐哥,豐哥……”

“你是……?”

“我是文昊啊。”

“文昊?誰弄的?”

“他,豐哥,你一定要給我報仇啊!”池文昊指著葉凡,充滿殺意。

豐哥眼眸看過來,上下打量葉凡,並未感覺到武道氣息的蔓延,以為是個世俗之人,頓時就放鬆警惕,說道:

“小子,難道你對當地文化一點都不瞭解就敢來中海旅遊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