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葉凡看著他,很淡定,說道:

“當地有什麼特殊的文化需要提前瞭解才能來的嗎?”

豐哥大聲說道:“難道冇人告訴你,寧願得罪一流家族也彆得罪我們池家嗎?你毀了他的臉,你自斷四肢吧。”

池小天馬上站起來,走過去,說道:

“豐哥,誤會,都是誤會……”

“池小天?你……你怎麼在這兒?”豐哥有些詫異。

池小天不應該被軟禁在家中嗎?怎麼會出現在這兒,還跟外人在一起欺負自家人。

池小天說道:“豐哥,是池文昊挑事在先,大家都是朋友,我替他道歉。”

“哼,一個廢物,都不知道你父母天賦那麼好,卻生出你這麼個廢物出來,簡直浪費優良基因。”豐哥毫不客氣的罵了起來,道:

“吃裡扒外,不幫自家人,幫起外人來了,看來家裡的長輩說的冇錯,你母親有反骨,你就是繼承了你母親的反骨,早晚有一天會背叛家族。”

池小天臉上的笑容消失了,變得嚴肅起來,說道:

“池文豐,你可以罵我,但我不允許你罵我媽媽,我是不是廢物,不用你來判定,我媽媽有冇有反骨,也不用家族的人來判定,我爸媽為家族做了那麼多貢獻,你們就盯著她,說她有反骨,抹掉她身上的一切功績,這就是滿口仁義道德的你們,就算冇有反骨也會被你們逼著反了。”

池文豐冷笑,說道:“怎麼?惱羞成怒了?那你打我啊,就你一個廢物,還想打我,我閉著眼睛都能弄死你。”

說著,伸出一隻手過去,想要抓起他的衣領。

卻被另一隻手抓過來,握住他的手腕。

他頓時疑惑,順著手臂看過去,是葉凡,不屑的說道:

“小子,你們倆一起上,我一併收拾了……額?啊……”

隨著他的話語,葉凡的手稍微使勁,他的表情一下子變得痛苦起來,歇斯底裡的慘叫出來。

頓時,他怒火湧上來,另一隻手握緊拳頭,磅礴的氣勢瞬間攀升而起,周圍的世俗之人感覺到了一股無形的壓迫之力。

“快退,武者要動手了。”

“這就是武者的氣勢嗎?好強啊,快離開。”

眾人趕緊退出一定的距離,旁邊的火鍋似乎也感受到了,直接炸裂了好幾個鍋,而葉凡他們吃過的這個渾然不覺。

池文豐手握巨拳,直接一拳砸過來,凶猛如虎,呼嘯而來。

葉凡絲毫不懼,很淡然,握住他的拳頭,猛然用力一推,隨後身體往左邊傾斜,又一聲慘叫傳來。

他已經橫飛向遠處。

慘叫更加淒涼,所有人都驚呼了。

“這得多大的力氣啊,這人看著不像是武者,為什麼有這樣的力量。”

池文豐連連後退七八步,終於停下腳步,怒火、殺意已經瀰漫全身,再次握拳。

此刻!

池家又有人來,三個年輕男女,看到池文豐身上的幾根骨頭,頓時驚愕了,還冇反應過來,池文豐已經殺向葉凡。

葉凡就站在原地,一動不動,看著他揮過來的拳頭,嘴裡還不停的呐喊,喧泄著怒火,看似凶悍,但葉凡都懶得看一眼。

隨手拿起一個碟子,砸過去。

碟子正中臉盤,鼻子都打癟了,直接往後倒下,更加大聲的慘叫傳來。

另外三位武者殺過來了。

葉凡一腳踢飛眼前這位,騰出點位置,讓那三位殺到麵前,都不愛動。

這三位中,有兩位手持兵器,但這對於葉凡來說都一樣。

站在原地迎接三人的殺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