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兩道身影從上方落下,是一對男女。

“爸,媽!”

池小天露出笑容,急忙喊道。

霍芷悅也喊了:“爸爸,媽媽!”

“哎!”池媽媽走向兒媳婦,牽著她的手,露出笑容,充滿溺愛,顯然很滿意這個兒媳婦。

葉凡看了兩位,模樣還挺年輕,爸爸居然是罡勁初期修為,媽媽是丹勁巔峰,在這種家族中算是強者了。

看這模樣也就比池小天年長一點,不像爸媽,更像哥哥和姐姐。

池爸爸看向葉凡,說道:

“想必這位就是葉凡葉前輩了吧?”

他的眼光有點奇怪,心中有疑惑,但並未說出來。

葉凡露出淡淡的笑容,說道:

“天賦都不錯,按照你的天賦,不應該隻是個罡勁初期吧。”

池爸爸有些詫異,對方居然一眼就看出自己的精準修為,之前的疑惑消失了,說道:

“晚輩池永華拜見葉前輩,這位是我的愛人柴藝。”

“小天給我們說過不少你在港島的事,說你戰力超強,至少是宗師境的武者,我之前還不信,畢竟他說你跟他同齡,現在信了,您能一眼看出我的修為,絕對是宗師強者。”

“隻是我有點不明,前輩身上並未有武者氣息散發出來,難道是前輩隱藏起來了?”

葉凡笑了笑,說道:

“不用前輩前輩的喊我,小天是我兄弟,你們喊我前輩,那不是亂了嘛,你們喊我葉醫生吧,其實我是一名中醫。”

“醫生?”

兩夫妻有些詫異。

葉凡很認真的點了點頭,牽著楚明心的手,說道:“這是我老婆楚明心。”

柴藝說道:“小天跟我們提過,葉醫生和楚總郎才女貌。”

葉凡笑了笑,說道:“咱們就不客氣了,說說正事吧,我現在有點問題需要問你們,我可以幫小天解決他的事。”

大家都嚴肅起來。

“第一個問題,你們家族中有多少比你更強的人?”

池永華稍微猶豫了一會兒。

這算是家族機密,但想到自己的兒子和葉凡稱兄道弟,應該是值得信任的,說道:

“三位罡勁中期,一位罡勁巔峰。”

“你們為何寧願看著自己的兒子被軟禁,也不做出反抗?而且我聽小天說你們也一直被人監視,怎麼回事?”

池永華還冇說話,柴藝冷哼一聲,白了老公一眼,說道:

“我從未活得這麼憋屈過,一群白眼狼……”

“老婆,對不起。”池永華急忙道歉,低著頭,說道:

“我會儘快解決的。”

“你解決?你解決就是讓我們一家人成為犯人一樣被你們家人囚禁嗎?把我惹急了,我分分鐘殺光所有罡勁以下的人,他們要是敢動我兒子一根頭髮,老孃饒不了他們。”

柴藝脾氣不小,都說為母則剛,為了自己的兒子,她可什麼事都做得出來,就算冇有武道天賦,那也是自己身上掉下來的一塊肉。

再說了,她並不強求自己的孩子是個武道奇才,小天在經商方麵也很有天賦,也並不是一無是處。

池永華趕緊安撫老婆,隨後看向葉凡,說道:

“我們目前正在和家族交涉中,手心手背都是肉,我總不能都傷害吧,怎麼說呢。就像你說的,按照我們的天賦,我不應該隻是罡勁初期,可是家族擔心我一旦變強了,會脫離家族控製。”

看向兒子,無形的歎了口氣,說道:

“其實我們一直在尋找能夠幫助小天修行的方法,希望助他入武道,為此,我們多次向家族索要了不少修煉資源,而我們也要付出相應的代價,我們甚至為了一絲線索,得罪一些強大的宗門,目前已經得罪不少,不過我們都不會用真實身份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