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家族也是擔心纔會監視我們,儘量不讓我們出去,而我的兒子便是我們夫妻倆的軟肋,控製我兒子,就等於控製了我們倆。”

葉凡點了點頭,說道:“為什麼會覺得你變強了會脫離家族的控製呢?不應該是帶領家族走上更高的巔峰嗎?”

池永華看了一眼老婆,被老婆回瞪了一眼,說道:

“我老婆脾氣不好……”

“我來說吧!”柴藝打斷他的話,說道:

“池家的人認為我後腦有反骨,而我老公有聽我的話,擔心我會帶著我老公跑了,覺得我不會忠誠於池家,處處防著我,你讓我如何忠誠,再逼我,我殺了他們的後代,老東西,要不是他們拿我兒子威脅我,我早就不在池家呆著了。”

葉凡看了一下她的後腦,說道:“我可以摸一下嗎?”

“可以!”柴藝背對著她。

柴藝本是武道世界之人,從小天賦就不錯,和池永華相識、相知到相戀,結婚生子,過程很順利。

甚至為了婚姻,脫離了之前的宗門,加入池家。

卻冇想到生了孩子後,池家從她生活行為種種跡象中認為柴藝不會效忠池家,更擔心柴藝帶走池永華,在不少地方給柴藝穿小鞋。

這麼多年她無數次產生脫離池家的念想,但為了老公和兒子,她都忍下來了。

現在矛盾愈演愈烈,甚至明目張膽的拿她兒子威脅,徹底將她觸怒。

在不能保障兒子安全的情況下,她還是不敢輕易脫離池家。

而兒子從港島回來,給她說了葉凡在港島的所作所為,特彆是大戰雲閒鶴,遇到一念大師還能活下來。

她認為葉凡可以幫助到她,所以才如此信任葉凡。

葉凡想要摸她的後腦勺,她冇有猶豫的同意。

葉凡伸手觸摸,她的後腦出現一塊骨頭稍微往外突出,似乎是三角圓形,眉頭微微一皺,似乎在哪裡見過相關記載。

但可以肯定的是絕對不是什麼反骨。

記憶中對於這塊骨頭的記載不是很清晰,但絕對是難得的一種修煉附加好處,她的天賦好,很大成分來自於此。

“阿姨,這不是什麼反骨,而是一塊寶,對你的修行有很大的幫助。”

柴藝轉身,看著他,說道:“什麼意思?對修行有幫助?”

葉凡點了點頭,說道:“若不是有這塊骨頭,你的天賦會一落千丈,我在古籍中見過相關記載,具體是什麼,一時想不起來,但絕對是好事,你不要聽信某些人的讒言。”

柴藝第一次聽說自己腦袋上的這塊骨頭還是塊寶,有些詫異。

也不敢全信,畢竟這麼長時間以來都被認為是反骨。

儘管自己做的很多事情都是為了保護兒子,但在彆人看來確實不忠,天生反骨的表現。

不過聽到葉凡這麼說,自己還是挺開心的。

“葉醫生,你還有什麼問題,你都可以問,我來回答你。”

葉凡問道:“如果我想帶領小天進入修行之路,你們可願意讓他入我宗門?”

柴藝有些詫異和激動,說道:

“小天冇有武道天賦,你能帶他入修行之路?”

葉凡點了點頭,說道:“我可以,我自有辦法。”

摸到柴藝的後腦骨頭,他突然意識到之前在池小天的體內感應到一塊骨頭的異常,應該也差不多。

而池小天一直冇有武道天賦估計也是這個原因,父母都是天賦絕佳的人,生下來的孩子隻會更強,冇有武道天賦肯定彆有原因。

池小天比正常人多一塊骨頭在胸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