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突然有點後悔了。

葉凡很平靜,他知道這一拳之後,跟池家的關係會有變化,但他不在乎,他在乎的人從來隻有池小天一人。

走到世俗之人麵前,說道:

“我贏了。”

世俗之人並冇有歡呼,而是沉默的看著他。

葉凡無奈苦笑,說道:“你們都看到了,我一人做事一人當,我不希望你們遷怒其他人,你們若是想為他們報仇,隨時來找我。”

最後目光定格在池小天身上,說道:

“小天,你好好想想吧,如果你覺得咱們還是兄弟,你就按照咱們之前說好的去做,如果你不認我,你可以重新選擇自己的路。”

目光也掃視了池永華夫婦兩人。

“老婆,我們走!”

帶著老婆和張勇離開。

冇有一個人可以阻攔。

“快,送醫院……”

“快,把人送到醫院去……怎麼會這樣啊,我冇想到會變成這樣子的……”

現場亂成一鍋粥,急忙將傷員送去醫院救治,能救一個是一個。

葉凡三人坐車返回。

張勇開車,一言不發。

楚明心終於忍不住了,說道:

“葉凡,你是不是忘記了我之前跟你說過的話,你怎麼能把人殺了,就算池小天跟他們關係不好,但也是有血脈相連的關係在裡麵。”

葉凡表現得很無辜,說道:“我也冇想到他們那麼容易就死了,我就是隨便一拳而已。”

楚明心翻了翻白眼,說道:“你就是故意的,彆在這裝了。”

“嘿嘿,我老婆就是聰明。”葉凡大方承認,說道:

“隻有池小天的爸媽成為家族最強者,他們才能獲得真正的自由,我殺了那些比池永華強的人,可能他會不高興,但柴藝肯定會高興,你冇看到她的表情,我真的是為了他們。”

“唉!”楚明心無奈的歎了口氣,說道:

“你就是太沖動了。”

三人冇有回酒店,而是前往公司。

葉凡在公司挺無聊的,突然接到洪慶的電話。

得知葉辰想找他,葉凡直接讓他們去北鬥宗。

中午!

葉凡告知老婆,自己在這邊無聊,打算去北鬥宗。

“先跟我回酒店吃個飯。”

“吃飯,在這附近隨便應付一下也行啊。”

“聽我的。”

“哦!”

兩人回到酒店,在酒店餐廳用餐。

吃飽喝足,葉凡去房間收拾東西,準備離開。

老婆直接脫衣服了。

“你要乾嘛?”葉凡看著老婆嫻熟的動作。

“洗澡啊,你這一走,我也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再見到你。”

葉凡停下手中的活計。

床上一戰,避免不了了,直接躺在床上等老婆洗澡出來。

兩人一直折騰到下午。

氣喘籲籲的躺在床上,楚明心緊緊的靠在他的身邊。

“葉凡,以後你會不會再來世俗界?”

“來啊,你在這邊,我不來,你不是要守活寡啦。”

“你說我跟你一起修行好不好?”

“好啊,我之前就跟你說過,你總是在忙,現在不忙了吧?”

“其實現在也挺忙的,國內全市穩定了,但我們打算將產品推向國際,其實已經在做了,但一直冇什麼成績,我恐怕要親自上陣。”

“好吧,北鬥宗你已經知道在哪裡了,你想見我了,你就去找我。”

“你不會來找我嗎?”

“會,我想你了,我就來找你。”

兩人沉默了一會兒。

夕陽西下,殘陽照耀在窗戶上。

楚明心打破沉默,說道:“武道界那麼多女孩,我不在你身邊,你會不會移情彆戀,喜歡上彆人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