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禿鷲,你去把武建華,明月,姚老,墨幺,徐月婉帶過來,咱們開個小會。”

“是!”

雲興朝不敢詢問,葉凡變得嚴肅了。

冇多久。

這些人被召集過來。

葉凡帶著他們來到一個密閉的會議室,關上門,大家都有些好奇,同時也有些不明所以。

“姐夫,什麼事啊,神神秘秘的!”楚明月忍不住,問道。

葉凡看著她,說道:“明月,今晚,我們在這裡說的話,你一個字都不能對外說,我最怕的就是你嘴不嚴。”

“哼,姐夫,我嘴巴最嚴了,你說吧,我半個字都不會說出去的,是不是什麼秘密?我姐懷孕了?”

“……”葉凡直接無語,道:“坐好,聽我說!”

大家都很嚴肅。

葉凡看著這些熟悉的麵孔,都是修行路上最信任的人了。

“我知道你們一直好奇我身上為什麼冇有武道氣息,明月也冇有,禿鷲也冇有,其實我們修行的並不是武道。”

大家有些詫異,對視一眼,但並未說話,等候葉凡繼續說。

他繼續說道:“我們修煉之法被稱為修仙之道,我們不是武者,而是修仙者,自然是冇有武道氣息,而修仙和武道有著明顯的差距,我們的境界劃分跟武道世界不一樣,我們的起步是煉氣期、築基期、金丹期、元嬰期、跟武道境界一樣,都有初期、中期和後期或者成為巔峰期。”

“但一個煉氣初期的修仙者是可以吊打一個罡勁初期的武者,我們從一開始就吸收天地之力、感應萬物自然,並不需要等到宗師境纔去做這些東西。”

“你們不是一直好奇我什麼修為嗎?我現在就可以告訴你們,我是金丹巔峰,對應你們武道的話,應該是地仙巔峰,差不多。我告訴你們這些,是想讓你們心裡有個底,什麼九下宗,我們不用虛,我告訴你們,就是想把你們在座的各位都帶上修仙之道。”

“我們的目標從來就不是什麼三仙門,而是尋找傳說中的仙界,我們的宗門需要快速發展,你們現在知道我什麼實力,比我弱的宗門,你們隨意折騰,一切我來兜底,我的要求隻有一個,那就是用儘一切辦法,提升你們的修為。”

“我們有大目標,也要有小目標,但我們的小目標從來就不是天虛宗,先搞個九下宗玩玩吧。”

葉凡的一番話把大家都震驚了。

修仙之道、地仙境巔峰修為。

那都是夢幻中的存在。

在場的人甚至都不知道什麼是修仙之道,從未聽聞。

不過地仙境他們還是知道的,那是超越了入道境的存在,強得一逼,區區天虛宗根本就無需放在眼裡。

“姐夫,我修煉的不是武道?我不是武者?啥叫修仙之道啊?”楚明月一臉懵,一直以來都認為自己是個武者。

葉凡說道:“如果你們瞭解過地球的發展史就知道地球在很久以前是存在修仙者的,隻是冰河時期之後地球靈氣枯竭,修仙者逐漸消失,從而衍生出來武者,修仙者消失得無影無蹤,我不相信他們都死了。”

“修仙和武道的區彆在於……”

葉凡給他們講解兩者間的區彆,兩者間的差距,以及修仙所需要的東西。

同時降到即將開啟的上古遺址可能會有對修仙者有用的東西,他們必須要前往,而且留給他們的時間不多。

葉凡講述了很多,他們不斷消化。

最後,葉凡讓人拿來筆和紙,寫下幾本修仙的基礎修行之法,同時還有功法,放進藏經閣,大家都可以隨時去觀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