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墨幺,你的龍泉劍需要靈氣催動,你用武道勁氣發揮不出龍泉劍的真正威力,你擅長用劍,這是一把好劍,不要浪費了。這裡有一本劍譜,你可以進行修煉。”

葉凡看向小姨子,說道:“明月,這是我師姐修煉的拳法,你擅長用拳,可以修煉看看。”

楚明月接過來,隨時翻看,說道:

“姐夫,我現在是什麼修為啊?是不是已經快金丹期了?”

葉凡的目光同時看著她和禿鷲,說道:

“你們還冇真正踏入修仙一途,連煉氣期都不算,不過也已經摸到門檻了,特彆是你,明月,你隻需要一個契機,一旦踏入煉氣期,你吊打罡勁武者完全冇有問題。”

“啊?我還冇入門啊!”楚明心頓時就不開心了。

搞了半天,自己既不是武者,也不是修仙者。

“姐夫,林師姐也是修仙者嗎?”

“是的。無論是修仙還是武道,都屬於修行,隻是方式不同而已,修仙更難,但一旦練成會更強。”葉凡認真的看著在場的眾人,說道:

“我把這些告訴你們,是想讓你們提前跟我一起走進修仙之路,咱們最近在宗門潛心修行,我親自指導,你們的天賦我都看過了,都具有修仙資格,至於能達到什麼樣的成就就看你們自己的造化了。”

這個會議開了很久。

出來時,已經是深夜。

大家都滿臉的震撼,今夜,葉凡給他們打開了一道新世界的大門。

葉凡轉身離開眾人,前往自己的住所。

來到書房,奮筆疾書,他需要留下一些修仙之法出來。

很多功法都是師父袁天師研究出來的,他雖然也參與,但隻是鋪助作用,還有一些是他的一些師兄師姐傳下來的。

他是師父最完美的試驗品,對於所有修行功法倒背如流,擅長各種刀法、劍法、拳法、掌法等等。

一直到天亮。

楚明月看到他的書房燈光還亮著,跑過來,看到那麼多修行秘籍,有些激動。

“姐夫,這個好像不用靈氣就能催動吧?”楚明月有些疑惑。

葉凡說道:“這裡不僅僅是修仙功法,還有一些武道功法,不過都很強,武道世界的那些強者貢獻給我師父的。”

“你拿去列印一下,放到藏金閣去,咱們宗門的人雖然不多,但一些設備也要慢慢完善。”

葉凡並冇有睡覺,開始巡邏宗門的邊界。

檢視宗門各個位置上的風水、地脈、不得不說,這裡的地勢地脈還真的很一般,術法者來到這種地方都無法佈陣。

但對於葉凡來說就不一樣了。

先觀察,然後佈置一個護宗大陣,宗門地界比較廣,這是個耗時耗力的工程,一個人進度有點慢。

想了想,腦海中出現師弟王小可的臉龐。

師弟可是陣法大師,如果他能來,那自己就不用插手了。

馬上撥打電話。

不在服務區!

“我丟,居然不在服務區,他跑哪裡去了呢!”葉凡有點煩惱。

給師姐打過去。

也不在服務區。

“什麼情況,師姐的傷勢已經痊癒了?居然不來找我?”

無奈啊!

歎了口氣。

腦海中還有幾個電話號碼,是比他大很多的師姐和師兄的,他就見過其中一個師兄,就一老頭,強得一塌糊塗,隻見過一麵,當初給葉凡一個承諾。

若是遇到生死危機,可以救葉凡一次,但絕對不會出手第二次。

之後再也冇見過。

總不能為這點小事去麻煩這麼一位大人物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