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唉,靠人不如靠己,自己動手吧!”

接下來的時間。

葉凡佈置護宗大陣,關於宗門的事物交給雲興朝,同時很多弟子在他佈陣的旁邊進行修煉。

都是修仙的那些弟子們。

葉凡邊佈陣,邊指導他們修行,感悟天地、參悟萬物、融入自然。

三天時間就這樣過去了。

北鬥宗內部很平靜,外麵卻已經炸鍋了。

依舊在流傳著北鬥宗斬殺三個宗門的事,而且三個宗門的人已經達成一致,準備滅殺北鬥宗。

極劍宗已經派出一位老頭,開始挑選弟子出征北鬥宗。

宗主孟昂雄看著各個精銳弟子,信心滿滿,說道:

“所有人今天休息,明天和霸刀宗、無極宗一起去滅了北鬥宗。”

“是!”

聲勢浩蕩。

就在這時。

一道身影出現了。

見到來人,孟昂雄都有些詫異,旁邊的老頭也驚訝。

“褚白梅宗師,您怎麼來了?”孟昂雄急忙笑臉相迎,做了請的姿勢,道:

“請,裡麵請!”

褚白梅看了一眼他們,說道:“你們這是在做什麼?”

孟昂雄急忙說道:“最近有個新成立的宗門太囂張了,居然殺了我們六十多人,這不打算滅了這個小宗門嘛,明天就出發。”

褚白梅往裡麵走去,說道:“你說的是北鬥宗吧?”

孟昂雄詫異的說道:“前輩,你知道?”

“我也是為這個宗門而來,就在三天前,我們宗門的蔡雲飛宗師死於他手。”

“什麼?蔡雲飛宗師……”

三人緊忙進去。

極劍宗弟子們小聲嘀咕起來。

“天虛宗褚白梅怎麼來了?”

“褚白梅可是一位強大的宗師,作為天虛宗的鎮宗宗師之一,怎麼會來這裡?”

“我剛剛聽到好像是為了北鬥宗來的?”

“北鬥宗?你冇搞錯吧,那不過是一個剛剛建立的小宗門,怎麼可能引起天虛宗的注意。”

“褚宗師,你們要一起?”孟昂雄有些驚喜。

天虛宗一旦參與進來,北鬥宗已經可以宣判死刑,絕對不會有任何的懸念。

褚白梅坐在主座上,說道:

“蔡雲飛的犧牲,讓我們關注到了這位葉凡,聽說你們是最先接觸到他的,對他有多少瞭解?”

孟昂雄把自己的調查情況說了出來。

褚白梅眉頭微微一皺,說道:

“剛入武道世界?怪不得這樣的人物居然冇聽過,原來之前一直在世俗界,靠醫術起家,在世俗有強大的商業帝國,這些都與我們無關,我要的是他死。”

目光看向老頭,說道:

“李宗師,你親自帶隊?”

老頭作為極劍宗唯一的宗師,也是最位高權重的人,連宗主孟昂雄都得看他麵子行事,由他帶隊,說明極劍宗對葉凡極為看重。

李宗師那乾癟的臉上露出了笑容,說道:

“此人殺我宗門無數人,而且實力不俗,我不想有任何意外出現。很久冇有活動了,都快被人給忘了,是時候出去活動活動了。”

褚白梅笑了笑,成熟的女人韻味展現無疑,說道:

“李宗師乃是宗師巔峰境,看來這場戰鬥無需我出手,你們打算明天出發?”

“是的。”

“行,明天我跟你們一塊去。”

今天,褚白梅便在極劍宗住下,和李宗師論道,整個宗門也就隻有李宗師有這個資格。

霸刀宗和無極宗得知天虛宗的人加入進來,很是興奮。

霸刀宗宗主吉天成得知這個訊息,很激動,說道:

“太好了,天虛宗宗師出手,這場戰鬥已經冇有任何懸唸了,這一次,我親自帶隊,我要看看這個葉凡到底長什麼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