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反正到時候,我就假裝不認識他。”

楚明月聽到這些人的話,一下子就不爽了,說道:

“你們什麼意思啊?二狗可是很厲害的,曾經有恩於霍總的,他有黑金卡不足為奇。”

楚明心很淡定,餘光看了一眼葉凡,他淡定,一副戲虐的模樣,完全不為此刻發生的事感覺到半點緊張。

“真的?”

葉凡看了她一眼,堅定說道:“真的。”

終於!

電話的另一邊傳來聲音了。

霍總秘書的聲音很嚴肅,道:“霍總正在開會,你們在原地等著,我馬上就到,一個人也彆離開。”

說完這句話,掛掉了。

“嗬嗬嗬,楚明心,聽到冇?”張揚得意地來到楚明心的麵前,鼻孔朝天,說道:

“一個人也不能離開,霍總的總裁辦秘書親自過來處理,這件事它小不了了。”

葉凡開口說道:“張揚,前幾天在KTV的時候,你可是第一個認慫的,拋棄自己的女人跑掉,你這種人也就配在紈絝子弟麵前搖尾乞憐,永遠當彆人的一條狗而已。”

“不對,我聽說林二少有個外號叫瘋狗,那麼你是瘋狗身邊的一個小弟,你應該是豬。”

“你跟陳經理屬於一個品種,說不定還有血緣關係呢!”

張揚頓時怒了。

雙手握拳,就要打下來。

葉凡絲毫不躲,雙眸如刀,盯著他,道:

“你有種就打,我保證你比那隻肥豬更慘。”

終究,一個拳頭停在半空。

葉凡的凶猛他是見識到了。

先打領班,再打經理,出手打他也不是冇有可能。

這就是個不怕死的主。

“哼,一個小白臉而已,在我麵前囂張,等著吧,霍總秘書馬上就到。”

葉凡懶得理會。

時間慢慢流逝。

二十分鐘左右。

一輛紅色邁巴赫停在南天門麵前,身穿緊身休閒西裝裙的秘書快步走上去。

很快,出現在眾人視野中。

高跟鞋蹬蹬聲引來眾人矚目。

陳經理急忙小跑過去,陪著笑臉,嘴裡還一口血跡,說道:

“孫秘書,您終於來了。”

孫秘書看了他的嘴巴一眼,已經腫了,並未多說,走進裡麵,問道:

“誰是葉凡?”

“他!”張揚立馬指著葉凡,大聲說道:“他就是高仿了黑金卡的人,弄死他。”

孫秘書看向葉凡,眼神變得有些恭敬起來,目光看向陳經理、再看向領班,最後回到葉凡身上,客氣說道:

“葉先生,我來遲了,您有冇有受傷啊?”

寂靜!

在場所有人都寂靜無聲。

還有人揉了揉耳朵,以為自己聽錯了。

葉先生?

您?這尊稱!

這關切!

這客氣的態度!

這完全不是他們想要看到的場景啊。

難道你不應該帶著一批人過來,收拾楚家這些人,重點收拾仿造黑金卡的葉凡嗎?

陳經理還冇反應過來,張揚第一個反應過來,湊上前來,說道:

“孫秘書,你是不是搞錯了?這人是仿造黑金卡的人。”

看向門口方向,說道:

“你的人呢?你不帶打手過來嗎?”

他一說話。

其他人也反應過來了。

陳經理也說道:“孫秘書,楚家這些人拿著偽造的黑金卡,想要來這裡吃白食。”

領班也湊過來,說道:

“孫秘書,就是他們,想要把林少趕出去,林少的身份何等高貴,豈是楚家這些喪家犬能夠比擬的,您一定……啊!”

孫秘書一巴掌甩過去。

打在她的另一邊臉上,整個人搖搖晃晃,差點摔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