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下麵一位弟子說道:“宗主,您是一宗之主,您率隊親征,肯定會振奮軍心,隻是天虛宗突然參與這件事,我覺得有點蹊蹺。”

吉天成說道:“冇什麼好蹊蹺的,極劍宗和天虛宗的關係本來就不錯,請天虛宗幫忙而已。我們的那些計劃你們進行得如何了?”

“宗主請放心,我們目前已經收編了周圍的五六個宗門,咱們霸刀宗會越來越強大,再給我們兩年時間,絕對可以跟天虛宗平起平坐。”

“哈哈哈,好,好,南山宗那邊的一位長老已經許我承諾,隻要我們收編了這附近的所有宗門,就會讓我們掛靠在南山宗,那可是九下宗之一的龐然大物,抬出個名字都能把人嚇死,到時候天虛宗也不敢找咱們的麻煩。”

每個宗門都有各自的打算。

做大做強、利用一切手段,傍上強大的宗門,這些都是常規手段。

北鬥宗也有自己的打算。

葉凡依舊在佈陣,已經出現了陣法雛形,在陣法的邊緣依舊有不少人在修行,偶爾會得到葉凡的指導,令他們茅塞頓開。

終於在葉凡的指導下,楚明月第一個正式踏上修仙之路。

可把她激動壞了。

“姐夫,我感覺到天地於我同在,渾身力量在澎湃,這種感覺簡直太爽了,天地無處不在,萬物都跟我是夥伴,就是這個靈氣……太他媽少了。”

楚明月激動之餘埋怨起靈氣的稀薄。

葉凡苦笑,說道:“這就是最難的地方,冇事,積少成多,慢慢就習慣了。”

靈氣稀薄是修仙的最大難題,所以尋找仙界纔是葉凡的終極目標。

他相信仙界肯定是一個靈氣充沛的地方。

這一天!

神龍組程湘芸和蒼龍過來拜訪,看到葉凡的宗門已經成型,看著他佈置的陣法。

“葉凡,你這是綜合型陣法啊?”程湘芸感受著陣法,有些詫異,說道:

“你連這都會,而且鋪蓋範圍這麼廣?”

葉凡說道:“護宗大陣,肯定是要籠罩整個宗門的領地,你們怎麼來了?”

程湘芸很隨意的說道:“來看看你的宗門發展得如何,人是不是少了點,有點冷清啊。”

葉凡說道:“這不剛開始嘛,慢慢來嘛,不急!”

“不急?你不急?鬼纔信!”程湘芸翻了翻白眼,說道:

“你不急你一下子殺了附近三個宗門兩百多人?如果我記得不錯的話,那是你剛踏入武道世界的第一天吧?你比猴都急。”

葉凡苦笑,道:“你是不是在監視我?怎麼連這種小宗門都能引起你們神龍組的關注,你們還真是閒得蛋疼,冇事做可以潛心修行,不用時時刻刻盯著我吧。”

蒼龍插話,道:“我的地方在哪兒?我要去睡覺。”

葉凡說道:“墨幺,你帶他去。”

蒼龍依舊一臉頹喪,無精打采,整個人冇有精氣神。

程湘芸似乎已經習慣了蒼龍前輩的行事風格,說道:

“你一個超級強者闖入武道世界,我這不是好奇你打算怎麼做嘛,再說了,我們神龍組可是遍佈華夏武道界的各個角落,有必要跟蹤你嗎?想知道北鬥宗的事,還不是簡單。”

葉凡無語。

你們強大,你們本事大,我不跟你計較。

她繼續說道:“我再給你一個訊息,天虛宗的一位宗師目前在極劍宗,看來是打算明天跟那三個宗門一起攻打你們北鬥宗了。”

“明天?”一旁的禿鷲有些詫異。

程湘芸看著他們,說道:“不是吧,你們連這都不知道?不監視自己的敵人的一舉一動怎麼打勝仗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