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強橫的拳勢與淩厲的劍勢觸碰。

劍勢居然出現了裂痕。

“什麼?這麼霸道的拳法!”李宗師有些慌。

早就聽聞開膛手的威名,兩人都是宗師巔峰境,冇想到差距這麼明顯,但他不會輕易放棄。

瘋狂吸收大地之力、運用於己身,增強劍勢、劍芒之力翻了一倍。

終於撐住了!

“用你們華夏話說,這叫雕蟲小技!”邁克森·尼克斯嘴角一揚,充滿了狂傲,一瞬間,整個人的氣勢增強兩倍以上,拳勢更加驚駭,似乎有一股碾壓之勢,鎮壓下去。

卻不曾想,他的拳頭張開,化作手掌,五指彷彿化作利刃,再次破開淩厲的劍勢,直搗而入,和利劍保持十公分的距離擦過。

五指如鋼刀、直指李宗師的胸膛。

這是要開膛掏心的節奏啊!

李宗師連連後退,麵露驚恐,手中的利劍橫向一掃。

尼克斯不得已,收回手臂。

一個轉身,手掌握拳,狂暴的拳勢轟然砸下。

呯!

被利劍擋住,李宗師連退幾步,臉色凝重,有幾分蒼白。

兩人的差距很明顯,但尼克斯想要殺掉李宗師還是需要點時間的,一時半會做不到。

“啊……”

一位丹勁武者傳來慘叫,腹部重傷,出現一個大窟窿。

是北鬥宗的弟子。

出手的是霸刀宗宗主吉天成,他充滿狂妄,一副看不起人的模樣,宛若一頭雄獅,一把大刀狂砍。

“吉天成,你的對手是我!”

雲興朝一劍斬斷眼前一位武者的腦袋,快速來到吉天成的麵前,擋住他的一刀,不然又一個北鬥宗弟子遭殃。

鏘!

刀劍相碰,星光四射,很是耀眼。

吉天成的刀法很是霸道、有一種排山倒海的大勢,連雲興朝都感覺到有些吃力,麵色凝重。

而旁邊一位丹勁武者一刀殺過來,直指雲興朝的後背。

雲興朝已經注意到了,但他無法分身,還被吉天成壓製呢。

突然!

一道無儘劍芒從遠方穿越而來,速度極快,巧妙的穿過眾人。

噗!

想要殺雲興朝的丹勁武者被劍芒穿透了脖子,鮮血狂飆而出,血液濺了雲興朝一後腦勺。

一股磅礴的大勢從遠方鋪蓋而來。

眾人紛紛抬頭看去。

隻見一個穿著破破爛爛、滿臉鬍渣子、蓬亂的頭髮、臟臟的臉頰、甚至看不清麵容,手持一把利劍。

卻爆發出一股凶猛的殺意,不斷碾壓而來。

“蒼龍?神龍組的蒼龍宗師?”

儘管看不清麵容,但這狀態……眾人太熟悉不過了。

神龍組的三條龍之一蒼龍宗師,最出名的是他的邋遢模樣。

儘管不修邊幅,但誰都不敢小覷他的實力。

儘管跟黑虎一戰敗了,但他的威名依舊在,更令人畏懼的是他背後的神龍組,深不可測,無法勘察的底蘊。

他就這樣懶散的一步一步走下台階,從王五的身邊路過,不慌不忙,慢悠悠,卻時不時的揮出一道淩厲的劍芒。

劍芒穿透、除了宗師,無人能接,被劍芒擊中必死,甚至一道劍芒斬殺數人。

極劍宗一位武者盯著一步步走下來的蒼龍,大聲喊道:

“蒼龍宗師,你這是何意?難道這是神龍組的意思?”

話音剛落,一道劍芒如同疾風閃電襲來,直接洞穿那人的心臟。

蒼龍本就懶散,不想言語,但他覺得有必要解釋一下,畢竟事關神龍組,道:

“我所行之事,皆與神龍組無關,我身為北鬥宗掛名三長老,為宗門斬殺敵人,責無旁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