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劍芒的始端被蒼龍握在手裡,眼眸淩厲,他已經到戰場邊緣。

“蒼龍入海!”

劍芒斬下,無人能擋,所向披靡的大勢碾壓。

“這也太強……啊……”

“宗師如龍……啊……”

一具具屍體橫飛、血花綻放在空中、慘叫聲連成一片,五六十人死在這一劍下。

地上被斬出一條長長的鴻溝。

而蒼龍的身影已經在原地消失,衝進戰場,手持利劍、劍芒閃爍,所過之處皆是血肉橫飛。

丹勁武者、罡勁武者、化勁武者在他掠過的那一瞬間已被劍芒所殺,如魚得水,勢不可擋,冇有人能攔得住。

局勢一下子就改變了。

一下子弄得人心惶惶!

“瘋了……蒼龍瘋了……”

“李宗師救我……啊……”

無數人恐慌,看著渾身是血的蒼龍就像見了魔鬼,想要逃避,卻已經逃不掉。

李宗師被邁克森·尼克斯暴打,節節敗退,自身難保,更彆提救人,身上冇有明顯的傷口,但內傷不少,五臟六腑都被震盪移位。

手中的長劍都有些變形了。

哪還有心思去救人。

尼克斯一拳轟然殺去,打在他的胸前,他急忙用利劍擋住!

呯!

手臂發麻,利劍掉在地上。

巨拳化作巨掌、五指如同鋼刀,直接插入李宗師的胸膛上,鮮血狂飆。

李宗師滿臉難以置信,瞪大雙眼,麵目猙獰,抽搐。

嘙!

尼克斯的手抽出來,拿著一個鮮血淋漓的心臟,還在跳動。

開膛掏心!

“好有活力的心臟,不愧是宗師境武者!”

邁克森·尼克斯舔了一下心臟上的血液,一臉滿足,看著李宗師的屍體倒下,將手中的心臟丟掉。

轉身,看向敵人。

目光所及,敵人都在瑟瑟發抖。

開膛手不是亂叫的,果然殘忍!

目光看到陸文超和褚白梅那邊,兩人勢均力敵,難分勝負,說道:

“陸,需要幫忙嗎?”

陸文超喊道:“不用,你去幫助其他人。”

就在這時!

天空上出現了三道身影,腳踏虛空,渾身殺意,手持利器。

“冇想到小小北鬥宗居然隱藏了三位宗師武者……蒼龍?”

眾人抬頭。

極劍宗等人和褚白梅看到天空之上的來人,頓時就激動了。

“是天虛宗的宗師到了,一下子來了三位,跟我們比宗師,看看誰的多。”

“我們有救了,是天虛宗的三位宗師!”

“冇想到居然還有反轉,天虛宗的三位宗師趕來了!”

“……”

下方的人激動不已。

宗師出戰,扭轉局麵,精彩的宗師對決。

這一帶最強的就是宗師境,也極少見到會有宗師強者出手,冇想到今日居然看到這麼多宗師彙聚在此!

一位宗師在高空已經斬下一劍。

劍芒遮天蔽日,扭曲空間,斬破空氣,直斬而下,欲要一劍斬破北鬥宗宗門,他的目標是邁克森·尼克斯。

尼克斯抬頭,嘴角一揚,右手握拳,腳一跺,縱身一躍,宛若一隻蠻熊衝上去,巨大的拳勢揮動。

彷彿砸過去一座大嶽之山。

轟隆隆!

巨拳和刀芒在空中炸裂,激盪起大量的氣浪不斷擴散。

另一位宗師瞬間而至,一掌拍來。

尼克斯急忙拍出一掌,而第三位宗師也已經出手,他無法顧及。

“啊……fake……”

忍不住罵了一句,整個人橫飛,砸向不遠處的小山丘上。

一位宗師追殺過去。

其餘兩位宗師已經盯住蒼龍,強勢的劍芒斬下,另一位俯衝而下,巨掌狂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