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蒼龍麵色凝重,手中利劍爆發出極強的劍芒,揮動長劍,劍勢洶湧,欲要擋住兩位宗師的殺招。

鏘鏘鏘……轟!

無儘星火四濺,巨大的聲響炸裂。

蒼龍所在的位置飛沙走石,已經徹底看不清情況,不知蒼龍是否還活著,但能聽到蒼龍的慘叫和咳血的聲音。

“蒼龍前輩……”

北鬥宗弟子驚叫!

兩位天虛宗的宗師落在地麵上,靜靜的站立,看著前方。

灰塵稍微少一些,看清了情況。

蒼龍趴在一個巨坑內,手持利劍,杵著地,頑強的站起來,渾身臟兮兮,嘴角帶血跡,整個身體搖搖晃晃,彷彿站不穩。

“蒼龍,你身為神龍組的三條龍之一,難道背叛了神龍組?”一位宗師發出質問。

蒼龍擦掉嘴角的血跡,說道:

“我依舊是神龍組的宗師,但我同時也是北鬥宗的宗師,這不衝突,我今日所行之事,與神龍組無關,你們如能殺我,神龍組也不會找你們報仇。”

“好,既然你如此說了,那我就放心殺你。”

這位宗師揮動手中的利劍,劍勢席捲周圍的一切,空氣都被劍氣切割破碎,恐怖的劍意壓製眾人。

“快,退,撤退!”

禿鷲身上沾滿了血跡,拉著楚明月急忙後退。

宗師之戰,他們這種級彆靠近隻會被殃及。

現在已經變成宗師之戰。

蒼龍麵對兩位宗師,麵目凝重,一身殺意絲毫不減,不斷暴漲,劍氣似乎凝練成一條白龍,劍鳴之音如同龍吟。

站在遠方觀戰的程湘芸和陸瑤也有點緊張。

“坊主,怎麼辦?蒼龍宗師……”陸瑤很著急。

“我去幫他!”程湘芸感覺到蒼龍已經絲毫不隱藏實力,但即使如此,也不會是兩位宗師的對手。

葉凡一隻手搭在她的肩上,說道:

“蒼龍可是我們宗門的頂尖戰力,你覺得我會讓他死嗎?你們跟我北鬥宗冇有任何關係,一旦出手,那就真的把神龍組拉下水。”

葉凡一分析,程湘芸冷靜下來。

可還是很緊張,看著葉凡,道:“那你倒是趕緊出手啊!”

葉凡有點懶散的說道:“急什麼,出手也要講究時機的,我想要的效果是蒼龍以重傷之軀反殺兩位宗師,一戰成名,以後宗師境武者看到他都要退避三舍那種效果。”

程湘芸說道:“反正蒼龍不能死,其他的你隨意。”

葉凡雙手結印,牽動護宗大陣,淡淡的光芒在整個宗門的上空泛起,隱藏在空氣中,不注意,還真發現不了。

不過宗師們都能夠感應到了。

邁克森·尼克斯感應到護宗大陣被啟動就知道葉凡要出手,第一時間跑回宗門之內,他要藉助陣法之力殺了眼前這位宗師。

北鬥宗上空,陣法泛起淡淡的光芒,無形中的一股壓力不斷碾壓而下,籠罩所有,一切儘在葉凡的操控之內。

目前北鬥宗宗師處境最危險的是蒼龍。

他麵對兩位同階級的宗師強勢斬殺,一道恐怖的劍芒襲殺而來,引動天地之力,劍氣激盪,劍指其首級,速度極快,劍芒淩厲,彷彿要斬斷一切山河。

還有一個巨掌拍下,欲要將這片大地都要拍碎,氣勢磅礴而恢宏,從天而降,欲要摧毀一切,將蒼龍拍成肉泥。

“蒼龍,有時候站隊很重要,是你自己選擇死亡,那就彆怪我們了。”

“蒼龍,就算你是神龍組的成員也要遵守武道世界的規則,今日,你必死無疑!”

一劍一掌,強勢無匹,帶著摧毀一切的殺勢,同時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