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整個人都被打懵了。

兩邊臉都有手掌印了。

“葉先生是你能得罪的嗎?誰給你的權力?”

這話一出。

眾人再一次震驚。

葉凡卻是淡然如水,靜靜看戲。

在場的人都蒙圈了。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跟他們想象的不一樣。

領班更是無語,捱了一巴掌。

連張揚都不敢說話了,這可是霍家,他張家不過千萬資產,在霍家麵前就是個小弟弟。

林耀北開口了,說道:

“孫秘書,你知道發生了什麼嗎?不分青紅皂白就開始打人。”

孫秘書看向他,嚴肅的臉露出了一點鬆弛,說道:

“原來是林二少啊,那林二少能告訴我,這裡發生了什麼嗎?”

林耀北上前走幾步,說道:

“這個包廂,我們要了,他們卻要把我們趕走,他們兩人不過是來幫我們說理的。”

“你放屁!”楚明月忍不住,大聲說道:

“我們先預訂的,是這個八婆不守信用,把我們的包廂給你們,還說我們消費不起,哼。”

孫秘書看向領班,神情變得十分嚴肅,說道:

“你來說,我要聽實話。”

領班低著頭,像個犯錯的孩子,說道:

“他們先預訂的,可是……可是對方是林家……”

孫秘書抬手,想要再給她一巴掌,不過還是停在半空中,說道:

“我不想打你,怕臟了我的手。”

看向林耀北,說道:“林二少,這是他們的包廂,請你們挪位。”

林耀北嘴角哆嗦一下,說道:

“孫秘書,你確定嗎?霍總知道是我嗎?”

孫秘書猶豫了片刻。

林家作為江東區霸主,和霍家同為三大家族之一,實力強悍,確實令她有點忌憚。

來之前,並不知道對方是林二少。

“你的事,我馬上給霍總說。”孫秘書覺得畢竟是林家,還是請示一下,目光看向陳經理,拿過黑金卡,雙手遞給葉凡,客氣說道:

“葉先生,我這就先處理這兩個人,你認為該如何處置呢?”

葉凡接過卡,淡淡說道:“我說了算嗎?”

孫秘書說道:“霍總說了,您說了算,您說,我做。”

這話一出。

撲通!

陳經理和領班兩人雙雙腿軟,癱在地上,麵如死灰。

剛纔他們可是各種得意,各種嘲諷。

“孫秘書,我……我知道錯了,求求你饒了我吧!”

“孫秘書,我對霍家忠心耿耿,從無二心,我以後一定不會再犯了。”

“我錯了,我狗眼看人低,我真的錯了,放過我吧。”

兩人癱在地上,抱住孫秘書的大腿,不斷求饒。

剛纔的趾高氣昂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狼狽的求饒。

“這人到底是誰啊?他的黑金卡居然是真的。”

“剛纔陳經理可是得意的很呀,冇想到竟然出現這麼大的反轉,真是人生如戲,精彩絕倫呀。”

“狗眼看人低的東西,碰到硬茬了吧。”

……

這兩人剛纔確實觸犯了一些人心中的正義。

開門做生意,不論顧客出身貴賤,上門既是客。

卻遭到不公平的對待。

換位思考,要是他們遇到了,也氣啊。

楚明月笑了,得意無比,大聲說道:

“陳經理,你也有今天,你剛剛不是很拽嗎?”

“還有你個八婆,胸都是矽膠的,你不是看不起我們嗎?現在知道求饒了?”

“你們該死,狗男女。”

來到葉凡邊上,拉著葉凡的手臂,胸前兩塊大肉磨蹭,撒嬌說道:

“姐夫,打斷這兩人的腿,撕爛他們的嘴,快說,快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