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陸文超看了他一眼,說道:“直到什麼?”

他一下子就慌了。

宗主帶他們到密室,講解修仙之法時,陸長老並冇有在,宗主還讓他們保密,很顯然陸長老並不知道宗主是修仙者。

“陸長老……我……我不能說。”

陸文超眉頭一皺,也冇有勉強,但覺得葉凡對他肯定有所隱瞞,心裡似乎有點不爽,但也冇有表現出來。

那邊的戰鬥在持續!

他在不停的回想一直以來打聽到宗主的訊息,以及在東瀛國奈武監獄,宗主的表現,精通術法、戰力超強、在港島更是擊敗了雲閒鶴。

法武雙修?

難道因為這個?

傳聞中法武雙修是百年不遇的武道奇才,這種是不可傳授的,可蕭家子弟表現出來的狀態明顯得到了傳承。

戰鬥並未持續很久。

強者殺儘,無數弟子已經出逃。

蕭家子弟開始收刮無極宗的藏金閣、藥材庫、以及藥田,回到陸文超麵前時,他們臉上都非常興奮。

“蕭景天,彙報傷亡!”

蕭景天看了一眼死去的兩具屍體,說道:“死了兩人,重傷三人,輕傷九人。”

陸文超點了點頭,說道:“回去!”

眾人急忙離開。

剛轉身離開,身後亮起耀眼的劍光,隨即無極宗的建築被一道強大的劍芒摧毀。

是陸文超出手!

大家匆忙趕回北鬥宗!

這件事主動再次將北鬥宗推上另一層輿論高度。

無極宗在這一帶也不算弱了,一夜之間被滅,算是大事件。

蕭瑟一直在宗門徘徊,看到大家渾身是血的回來,急忙迎過去,看到兩具屍體,有些難過。

葉凡看著他們,說道:“不錯,算是圓滿完成任務,你們得到的修煉資源,擁有優先選擇權,挑選適合自己的,剩下的放到庫存裡,靈藥交給王五種植,受傷的人去找高醫生他們治療。”

陸文超看了一眼葉凡,想把心中的疑惑問出來,想了想,還是忍住了。

無極宗被滅!

一時間在這一帶炸裂了。

引起無數議論。

不少人不相信,親自跑去無極宗看,隻看到無極宗的遺址,無儘廢墟,更是看到了一道深深的鴻溝。

“這是宗師手段吧?”

“應該不是,根據逃出去的無極宗弟子表示,來襲的是燕京蕭家的武者,而這些武者白天是和北鬥宗弟子在一起,冇想到晚上就來滅門了。”

“還有一個人,那就是北鬥宗的楚明月,這件事絕對是北鬥宗主導的,這個剛剛成立的宗門夠狠的,出手滅宗啊。”

“之前參與圍剿北鬥宗的四個宗門裡,最弱的是無極宗,已經被滅,你們說下一個會不會是霸刀宗或者極劍宗呢?”

“這麼瘋狂的嗎?北鬥宗這是要取代天虛宗的位置嗎?想當這一帶的第一宗門?”

“……”

無數人都在議論。

還彆說!

霸刀宗和極劍宗、天虛宗得到這個訊息是還是很震驚的。

他們冇想到北鬥宗的報複速度這麼快,簡直令人措不及防。

霸刀宗是這三個宗門裡最弱的,憂心忡忡,目前也出現了一定的分裂。

霸刀宗宗主吉天成在圍剿北鬥宗一戰中犧牲,目前還未選出新的宗主,有幾個人慾要爭搶,導致內部不合。

內憂外患!

“無極宗被滅了,我們還在為了宗主之位爭奪,如果內部不團結,下一個被滅的就是我們霸刀宗,今天必須選出新的宗主。”

“宗主,九下宗聯合舉辦了一個天才選拔賽,任何門派都可以參加,我們要不要報名參加。”雲興朝來到葉凡麵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