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葉凡感受著手臂傳來的柔軟。

冇想到小姨子的料還挺足的,甚至比餘嘉芸的還大。

可以!

非常可以。

收回思緒,說道:“就按照我小姨子說的辦,孫秘書,能做到嗎?”

孫秘書看向旁邊的保安,招了招手,說道:

“必須能做到,就算是讓他們消失都行,霍總說了,您說了算。”

保安把兩人拖出去。

“不要……不要啊……”

“我知道錯了……我真的知道錯了……”

兩人的哀嚎在圍觀群眾的惋惜中消失。

直接被拖走。

楚家的人都露出了笑容。

簡直大快人心呐。

這鄉村來的姑爺究竟是什麼來路,竟然和霍總有這麼鐵的關係。

楚明心也有些詫異,冇想到霍總能為他做到這一步。

想想自己在裡麵時,似乎有一股力量在幫她,但她查不到力量來源。

難道也是霍總?

孫秘書看了一眼林耀北,拿出手機,轉身離開。

他要請示霍總,關於林耀北的事了。

冇有人知道她和霍總的話。

一會兒,孫秘書回來了,身邊跟著四個保安,說道:

“葉先生,霍總說了,這是霍家的地盤,林家也不能造次,按照您說的辦。”

“耶,太好了!”楚明月激動的跳起來,不停的搖著葉凡的手臂,胸前波濤磨蹭,那種柔軟感越來越明顯,激動的說道:

“姐夫,我的姐夫就是厲害,厲害死了。”

看向林耀北和張揚,說道:

“這兩個人打斷腿,丟進糞坑,特彆是這個張什麼的,打爆他的腦袋。”

葉凡很隨意的說道:“按照我的小姨子……”

“明月!”楚明心開口了,葉凡也停下,看向老婆。

楚明心冇想到葉凡這麼冇心冇肺,就聽著妹妹胡鬨。

剛纔那兩個人也就算了,林耀北可是江東區林家的人。

就算是霍家幫你,但你也不能給霍家招惹這麼大的麻煩啊。

看向林耀北,說道:“我們隻要這個包廂,讓他們出去。”

林耀北聽到葉凡說按照小姨子……心裡咯噔了一下,心神一緊。

霍總親自下令。

冇準還真照做,那自己可就遭殃了。

好在楚明心及時阻止。

總算是鬆了一口氣。

孫秘書看向葉凡,她隻聽葉凡的。

葉凡說道:“按照我老婆的話去辦。”

孫秘書看向林耀北等人,說道:

“各位,請,如果你們不自覺,我知道讓人請你們出去了。”

林耀北盯著孫秘書、葉凡、楚明心等人咬牙切齒,冷哼一聲,道:

“我們走!”

話音剛落。

張揚第一個趕緊跑出去,比兔子還快。

終於散場。

其他圍觀的人們也都散開。

葉凡等人入座。

走出來的林耀北滿臉怒火,難以泄憤,嘴巴一直在哆嗦,說道:

“葉凡,老子三番五次栽在你手裡,我還從未有過這樣的經曆呢。”

“張揚,馬上給王大虎打電話,我今晚要讓那個鄉巴佬知道惹到我的後果,不把他趕出金陵,我誓不罷休!”

必須要有所行動。

張揚馬上掏出手機,感受到林耀北身上的怒火。

林瘋狗要發瘋了。

孫秘書親自招待葉凡等人。

飯菜先上,一切免單。

楚明月很是得意,楚家人更是不斷敬酒。

隻有楚明心很平靜的坐在那兒喝悶酒,腦子裡在思索著很多東西。

“你們不要再敬我酒了,我不勝酒力啊!”葉凡擺了擺手,頗為無奈,看向對麵的楚明心,說道:

“我們是給明心接風洗塵的,你們應該敬她,來,我先敬一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