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八個港島術法者舉起酒杯。

“我們與葉凡有不共戴天之仇,咱們互相合作,斬殺葉凡。”

大家一飲而儘!

宗主謝宏富又倒了一杯酒,說道:

“這一杯,我敬南山宗的道友,特彆是餘美茜前輩,有餘美茜前輩這位陸地神仙的絕世強者幫忙,我們信心倍加,就算是葉凡又如何,陣法加上陸地神仙級彆的高手,誰人能敵?來,乾杯!”

餘美茜是一副中年貴婦的模樣,即使被誇讚,也不曾言語,隻是舉起酒杯,一飲而儘,而她身邊的兩位弟子倒是很熱情。

大家一飲而儘。

謝宏富看向餘美茜,說道:“餘前輩,您可有什麼計劃或者想法?”

餘美茜很隨意的說道:

“殺個宗師境巔峰,何須任何計劃。”

這時!

港島的一位術法者急忙說道:“餘前輩,你切不可大意,這個葉凡可不是一般人,法武雙修,在港島時,就是憑藉法武雙修擊敗了雲閒鶴前輩的,直接登頂港島術法神榜第三名,實力不可小覷。”

餘美茜看了一眼他們,說道:“並不是我看不起你們術法者,我知道你們很強,但術法者加上武者,那邊是法武雙修的效果,我相信,如果有武者配合,雲閒鶴絕對不會敗的,如今,我與你們配合,難道你們覺得我們會敗嗎?”

就在這時!

一道聲音從空中傳來:

“我覺得你們會敗,還會死!”

這一道聲音傳入每一個人的耳中,餘美茜也不例外。

眾人大驚,紛紛站起來,尋著聲源看向天虛宗的大門方向。

所有人都警惕起來,拔出手中的利刃,隨時準備戰鬥。

就在這時!

一位弟子匆忙來報,道:

“宗主,宗主……葉凡來了。”

眾人對視一眼,大為吃驚。

謝宏富冷笑一聲,說道:

“我們還冇找他們,他卻自己送上門來了,諸位,這都已經送到嘴的獵物,咱們可不能讓他跑掉了呀。”

看向港島術法者,道:“港島的諸位道友,你們佈陣需要多長時間,我們可以幫你們爭取。”

術法者說道:“你們這裡的地勢非常適合佈陣,而且你們還有護宗大陣,也可以利用,給我們十五分鐘,我們就能完成第一個陣法,其他陣法可以邊戰邊佈置。”

謝宏富大聲說道:“好,諸位,我們去門口迎接最近名聲大噪的北鬥宗宗主吧!”

“什麼人?”

霸刀宗大門的看門弟子看到月光之下一道黑影突然出現,瞬間就警惕了。

而那一道黑影一言不發,如風如電,衝了過去,兩人還來不及發出慘叫,心臟被掏出,丟在一旁。

黑影依舊冇有停下腳步,直奔裡麵而去。

呼嘯而過,掠過不掃武者的身旁,那些武者隻感覺到一陣風掠過,順著看過去,已經深入宗門大殿。

“有……有入侵者……”

“敵襲……敵襲……”

嘭嘭嘭……

邁克森·尼克斯的雙手宛若鋼刃,直插胸膛,掏下一顆顆鮮紅跳動的心臟。

被掏心臟的武者瞪大雙眼,充滿不甘和恐懼的倒下,甚至連敵人的模樣都冇看清。

“來者何人,膽敢如此屠殺我霸刀宗弟子……”

終於出現一個罡勁武者,氣場還算強大,開口質問。

邁克森·尼克斯停下來,雙手沾滿鮮血,放在嘴邊舔了舔,目光環視周圍眾人,幾百人已經將他團團圍住,幾乎滴水不漏。

“你是……開膛手邁克森·尼克斯?”

一位罡勁巔峰武者震驚的看著眼前之人,臉色大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