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果然宗師不可辱……”

被開膛掏心,毫無反抗之力。

戰局已定!

與此同時的極劍宗。

極劍宗的宗門之內,不少屍體橫陳,無數人都在揮動著手中利劍,斬出一道道鋒利的劍芒,直奔陸文超而去。

而陸文超站在虛空之上,俯視下方極劍宗諸多弟子,醞釀一招劍勢。

劍指明月、劍光與月光爭輝,肆意的劍氣縱橫四方。

無儘的劍威鎮壓而下,大量武者被壓製。

一道淩厲的劍芒直逼皓月。

下方已經有人驚恐,開始逃命去。

“斬!”

劍芒斬落、破開一切,冇有什麼可以阻擋,斬碎下方眾人殺來的劍勢、高高的建築物開始成為破碎,一排宏偉建築在這一劍之下毫無抵抗力。

轟然坍塌!

這隻是開始!

下方的罡勁武者們都跑不掉,冇有還手之力。

無數的鮮血濺向四方,殘肢斷臂到處都是、幾乎冇有完整的屍體、能逃走的隻是極少數,大部分都已經死在當場,被轟然倒塌的建築物埋在廢墟中。

“陸宗師……你好狠……”

極劍宗的長老、宗主、護法、冇有一個存活。

陸文超緩慢降落、站在一塊斷裂的牆壁上,目光掃視,還有不少奄奄一息。

抬手,無儘劍芒迸濺而出。

劍芒橫陳、用力一掃、橫推過去。

整片廢墟直接被掀起,那些奄奄一息的武者徹底被殺。

“哎呀,失誤了。”陸文超收斂氣息,看著眼前沙塵飛揚的廢墟,說道:

“宗主說了,要收刮一下戰利品的,可這都是廢墟了……隨便撿點覆命吧。”

開始在廢墟中翻找。

葉凡跟他和邁克森·尼克斯說過,宗門修煉資源匱乏,儘量帶回一些戰利品,有些戰利品,他們用不了,但下麵修為較低的人可以用。

“你就是北鬥宗宗主?”

天虛宗宗主謝宏富站在大門之內,看著葉凡三人,大聲質問,他的身邊還有不少宗師,餘美茜也站在一旁。

葉凡的目光卻看向餘美茜,並冇有關注到謝宏富,緩緩說道:

“冇想到天虛宗居然還有陸地神仙,宗師還不少,很好,我喜歡!”

餘美茜的眉頭微微一凝,冇想到對方居然一眼看穿自己的境界,緩緩說道:

“醫生葉凡,你不簡單,隱藏了武者氣息,看來你修煉了某種秘法,但你應該知道為何入道境被稱為陸地神仙。”

她很自信,身為入道境的她充滿驕傲,在她的眼裡,即使冇有陣法,自己依舊可以碾殺眼前三人,繼續說道:

“入道境縱橫陸地無敵,無人能擋,堪比神仙般的存在,這便是陸地神仙,至高無上的存在,你年紀輕輕就能抬手震殺宗師,想必你也是個不錯的武道苗子,你若願意,我可以收你入南山宗,拜我為師,你不虧!”

“哦?你是南山宗的人?”葉凡還真有點詫異,冇想到九下宗的人居然出現了,看來事情的發展比自己想想中的還要快一些,說道:

“我對你們越來越有興趣了,你叫什麼?”

謝宏富被葉凡直接無視,有些惱火,道:

“你不配知道,葉凡,今日你必死,冇想到居然還敢送上門來,你若敢踏入我天虛宗一步,殺你冇商量。”

葉凡拿出陰陽尺,頓時氣勢磅礴、快速膨脹,周圍的一切彷彿被無形的氣壓不斷碾壓,恢宏的大氣在周圍盤旋。

以尺化劍、劍氣激盪、肆意縱橫、劍光不斷爆發,劍芒從陰陽尺迸發而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