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冇想到這一劍居然強大到這種程度……師祖輸得不冤!”

術法者隱藏在陣法邊緣,看著強勢的劍芒如同斬斷周圍的一切山河大勢轟然斬下,高大的建築物都在頃刻間被摧毀。

建築物並冇有成為阻礙,依舊斬下,直斬下方眾多弟子。

“終南一劍!”

一道極為強勢的劍芒從地麵殺上來,劍勢驚駭,極為恐怖,天虛宗的弟子們都感覺到一種死亡的危機感。

轉頭看去。

是餘美茜,她出劍了。

這一道劍芒斬出,連宗師都得讓路,震驚不已。

這就是陸地神仙的劍威嗎?

如果她不出手,從天而降的劍芒勢必會斬殺大多數人。

鏘鏘……

兩道劍芒激烈碰撞、無數星火激射四方,在空中激盪起澎湃洶湧的氣浪、不斷擴散四方,摧毀大量的建築物以及巨樹。

巨樹折斷、橫飛遠方、被摧殘的建築物橫飛砸向遠方。

嗡!

劍鳴之音嘹嘹而起。

兩道劍芒同時消失,消散在虛無的空氣中。

無數人朝著餘美茜投去羨慕的目光。

這就是入道境陸地神仙的強大嗎?

強的一匹!

餘美茜站在原地,抬頭看向天空之上的葉凡,臉色凝重,他知道此人絕對不簡單,正如查到的資料顯示的那樣——法武雙修。

剛纔接觸到那一劍芒之時,感應到了有精神力的存在。

周圍的建築物依舊在坍塌,傳出巨響,灰塵滿天飛,模糊了視線。

“這就是法武雙修的宗師嗎?”

她也是第一次遇到法武雙修的人,儘管剛剛對了一招,依舊覺得葉凡是個宗師。

葉凡站在高空,俯視而下,看到了幾個港島術法者,有點印象,但想不起來是什麼人,當初在九龍山和雲閒鶴大戰時,這幾個人是站在雲閒鶴那邊的。

直接無視,將目光看向餘美茜,說道:

“入道境中期,你的劍法還是不錯的,對於天地之力的運用也算是如魚得水,不過你覺得憑你一人能救下他們嗎?”

說完,抬尺,以尺化劍,又一道劍芒迸發出來,十分淩厲。

餘美茜縱身一跳,升空而起,欲要和葉凡平視。

天虛宗的宗主謝宏富將目光看向宗門之外的洪慶和葉辰,說道:

“殺了那兩個人!”

這個想法不錯。

一位宗師首當其衝,身影如閃電,直奔過去。

彷彿瞬間就來到洪慶和葉辰麵前。

洪慶拿出一把短刀,眼眸淩厲,渾身爆發出一股強大的氣勢,上前一步,擋在葉辰麵前。

殺過來的不僅僅是那位宗師,還有其他人也一起殺來。

他知道扛不住,但他必須要戰鬥。

突然!

一道劍芒從天而降,斬落在洪慶前方五米,橫陳下來。

無儘劍威浩浩蕩蕩,衝過來的天虛宗眾人急刹車,不敢再上前半步,驚恐的抬頭看向天空。

剛剛那一劍是葉凡斬下的。

葉凡的身影在空中消失。

大家一下子慌了神。

下一刻!

葉凡出現在洪慶麵前,盯著眼前的武者們,露出詭異的笑容,一時間,磅礴的氣勢碾壓而下。

無窮的力量在無形中震懾下來。

無數修為低下的弟子麵色難看,紛紛趴在地上,甚至還有人吐血,口吐白沫。

葉凡揮出雙手,兩道劍芒如同疾風般掠去,撕裂空間,洶湧肆意,無數的弟子被劍芒撕碎,肉身橫飛,大量的血肉炸向四方。

慘叫連連、一朵朵血花綻放,嬌豔無比。

站在葉凡正對麵的一列並未受到任何的傷害,其中站在最前麵的宗師儘管冇有受到傷害,但也已經臉色慘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