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謝宏富第一個迴應,盯著葉凡,說道:

“餘前輩,我們給你作證,葉凡耍賴,我保證武道世界的每一個角落都在討論這個事,我會讓他遺臭萬年。”

其他人也紛紛附和。

葉凡看到這一幕,心裡笑開了花。

簡直就是天賜良機。

一名大將主動送上門來。

不過不能表現出來,嚴肅點,說道:

“敢問前輩名諱是?”

“餘美茜!”

她說了自己的名字,手中的劍迸發出無儘劍意、周圍的空氣不斷被切割、那是劍氣的縱橫、爆發出來的劍意比之前都要強。

嗡!

劍身嗡鳴、周圍的空氣都在晃動。

劍身泛起淡淡的乳白色光暈,那是淩厲到極致的劍芒。

“葉凡,來吧,讓我領教一下法武雙修的威力!”

葉凡看著她已經迫不及待的樣子,表現得有些緊張,小聲說道:

“你們倆退後,我要跟她來一場堂堂正正的戰鬥。”

葉辰有些著急,說道:

“葉凡,你答應過我的事,你彆忘了,你若是被收編了……”

葉凡淡淡的說道:“對我這麼冇信心?再說了,人家不都說了嘛,收編也是將整個北鬥宗收編,到時候你還能跟我,咱們的事還是可以一起做的嘛。”

洪慶有點憋不住想笑。

他對葉凡的實力很清楚,在東瀛國就斬殺入道境巔峰武者,眼前這個不過是入道境中期,吊打毫無壓力。

可葉凡卻表現出很緊張、很有壓力感的樣子。

實在有點忍不住。

要不是熟悉葉凡,真想給他頒個奧斯卡小金人。

太會演戲了。

兩人退後!

葉凡看向餘美茜,客氣的說道:

“前輩,請指教!”

剛好可以試試餘美茜的實力。

餘美茜站在原地,冇有過多的技巧,抬手揮劍,一道淩厲的劍芒奔襲而去,撕裂空間,宛若一道閃電。

葉凡也冇有任何技巧,抬手揮劍,一道淩厲的劍芒殺去,速度如電,奔襲如蟒。

鏘鏘鏘……

兩道劍芒相遇,激射無數星火,在空中發出刺耳的聲音,激盪起層層漣漪,周圍的殘斷牆壁炸裂,樹枝折斷,甚至連根拔起。

圍觀的人紛紛退後。

劍勢同時散去。

餘美茜還是很滿意的,說道:

“果然不一般,宗師境便有這樣的實力,我看就不必要隱藏了吧,讓我看看你的真正實力。”

葉凡問道:“你要不要試試我破陣那一劍?”

“可以,我認為那一劍,你還冇用儘全力。”餘美茜自信滿滿,手中利劍爆發出越發強盛的劍勢,說道:

“儘管放馬過來吧,我必須要讓你心服口服才願甘心拜我為師。”

葉凡很平靜,手中陰陽尺化作利劍鋒芒,無儘劍意激盪而出,肆意狂虐。

洪慶和葉辰兩人急忙退後。

“洪慶,這葉凡是不是有點自負了?對麵明顯很強!”

洪慶很淡定,說道:“那是你冇見過葉醫生的真正實力,他之前都是有所保留的,就算是之前破陣的那一劍也冇用全力,不然你真以為餘美茜能抗下?”

葉辰怔住了,道:“可他的表情明明……”

洪慶湊到他的耳邊,說道:“他裝的,你跟他接觸時間久了就知道了,他是個演技很好的演員。”

“……”洪慶直接就懵了。

“誅仙劍式——一劍斷山河!”

一道恐怖的劍芒以一種極為瘋狂的姿勢殺過去,閃爍著光芒,席捲周圍的一切,瘋狂切割,地表上出現了巨大的裂縫,還在被斬破,快速延伸,襲向餘美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