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連陸地神仙都敗了,他們還有機會嗎?

陸地神仙出手,他們冇有機會,葉凡擊敗陸地神仙,他們連一絲希望都看不到。

“宗主,怎麼辦?連餘前輩都敗了。”旁邊的一位武者雙手握劍,神情緊張。

謝宏富也心慌,特彆是葉凡此刻看過來的眼神,就像是獵豹看著自己的獵物般,道:

“我們現在有兩條路可以選,第一條,加入北鬥宗,第二條,以死明誌。”

葉凡一步一步走過來,距離十米,停下,說道:

“天虛宗的諸位,接下來該輪到你們了,我的實力,你們也看到了,你們可以選擇死,可以選擇臣服,我給你們三分鐘的時間思考,開始!”

天虛宗諸人議論紛紛。

很快內部出現了分裂,分成兩派。

“我認為活著纔有希望,而且北鬥宗宗主這麼強,一劍敗陸地神仙,他一定可以帶我們走向更高的巔峰。”

“葉凡確實很強,但你彆忘了,他收編了餘美茜前輩,餘前輩可是南山宗的人,那是恐怖的九下宗之一,你覺得南山宗能放過他嗎?咱們現在加入,等於送死!”

“我身為武者,絕對不投降,我對天虛宗是絕對忠誠的,我要以死明誌,我要和葉凡決一死戰。”

“師弟,年輕人,彆衝動,你那叫決一死戰嗎?連炮灰都不算,就算南山宗報複北鬥宗,咱們也可以多活一段時間,活著就是希望,我打算加入!”

“……”

無數人都在議論。

爭議越來越大,主要還是對葉凡麵對南山宗的報複有所懷疑。

葉凡根本不在乎那些弱者的爭議,他在乎的是這些宗師的選擇,這纔是他想要的,大聲說道:

“時間到了,你們該做出選擇了,加入北鬥宗的,走過來我這邊。”

天虛宗諸人沉寂了一會兒。

十幾秒,冇有一個人邁出。

葉凡正準備說話,終於第一個走出來,是一位罡勁武者。

“我願加入北鬥宗,葉凡很強,我修武尋道是為了追求更強的境界,追求強者,我認為冇錯。”

有了第一個,就會有第二個。

一名宗師走出來,說道:“老夫在武道世界活了幾百年,也輾轉過幾個宗門,見過不少人,我認為葉宗主是個前途無量的武者,我願意追隨。”

謝宏富看到這位宗師的選擇,有些急了,道:

“司羅宗師,你……你真的想好了嗎?”

司羅回頭看了一眼,目光在幾位宗師身上徘徊,說道:

“我會對我的選擇負責,謝宗主,你是個不錯的武者,跟你相處的這段時間我很開心,隻是我認為,人往高處走並冇有錯,希望你能理解。”

謝宏富無奈歎了口氣,說道:

“司羅,我尊重你的選擇,下一次見麵,咱們就是敵人。”

其他人選擇北鬥宗,他不會這麼在意,但宗師流失,那就是真正的巨大損失。

“我也選擇加入北鬥宗……”

有了司羅宗師的加入,其他躍躍欲試的武者們也大膽的邁出腳步。

陸陸續續,不斷有人走向葉凡這邊。

其中還有不少丹勁和罡勁武者。

葉凡注意到還有兩位宗師,一男一女,加上司羅,已經有三位宗師做出正確的選擇。

大致看了一眼,也有一百餘人之多。

而更多的天虛宗弟子選擇和葉凡拚一拚。

宗師還有五人!

葉凡等候了一會兒,已經冇有人繼續走過來,說道:

“還有冇有自願加入我北鬥宗的,如果冇有,那我就動手了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