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葉凡表現出來的超強戰鬥力在他們心中已經烙下深深的印記。

他們看到了北鬥宗必將是未來一個強勢的宗門,如今的小規模隻是暫時的,若不能及時加入,未來門檻會越來越高。

葉凡的身影在原地消失,再次出現在收編的人群麵前,說道:

“各位,你們既已加入北鬥宗,現在交給你們一個任務,去把天虛宗所有的修煉資源收走,帶去北鬥宗,一株靈藥都不要放過,我給你們十分鐘的時間。”

身為天虛宗弟子的他們,自然清楚修煉資源都放在哪裡。

葉凡發話,他們趕緊去收刮寶物。

原地留下葉凡、洪慶、葉辰和餘美茜。

葉辰充滿震驚,被葉凡的強大震驚,被葉凡的殘忍手段震驚。

餘美茜看著葉凡,也有些詫異。

此人手段殘忍,殺伐果斷、冇有多餘的廢話,頗有心機,將來定會有所作為,隻要抗下南山宗,必定會成為一方霸主。

或許他會是一位不錯的領導者。

“葉宗主,如果你留下那幾位宗師,應該可以再說服幾個。”

葉凡很隨意的說道:“宗師嘛,自己培養就是了,也不是什麼難事,他們不願加入,我不強求。”

不是難事?

餘美茜真不知道說什麼了。

宗師如龍不可辱!

這是宗師以下的武者們流行的一句話,說明瞭宗師的至高無上,培養一個宗師需要大量的修煉資源和很長的時間。

看他的表情不像是在開玩笑。

對葉凡有點頗有興趣,充滿好奇,有種探索的強烈**。

“葉宗主,你打算讓我在你的宗門做什麼?我先說好,我不參與對抗南山宗的事。”

葉凡指了一下葉辰,說道:

“你把他培養成為宗師就是你的任務,對了,不用從武道內勁開始教,我看就直接按照宗師標準來吧。”

餘美茜眉頭一皺,道:

“按照宗師標準?宗師開始就要對天地有所理解,開始嘗試吸收天地之力,如果冇有前麵的鋪墊,那是根本不可能的,這是在浪費他的時間。”

葉凡笑了笑,說道:“冇事,你按照我說的來,我自有我的用意。”

葉辰開口了,說道:

“我不想跟她。”

葉凡不說話,餘美茜倒是有些好奇。

自己怎麼說也是陸地神仙,無數人敬仰、膜拜的存在,他不過區區一個世俗之人,憑什麼拒絕自己。

“你是覺得我冇資格教你?”

葉辰的眼眸中出現了一道寒芒,說道:

“我的仇人在南山宗,我不想跟著仇人學習。”

餘美茜有些納悶了,一個世俗之人居然跟南山宗有交集,問道:

“你的仇人叫什麼?”

“曾俊傑!”

餘美茜眉頭一皺,顯然有些詫異。

葉凡看著她,她說道:

“曾俊傑是南山宗三長老的兒子,此人有點天賦,不過沉迷女色,尤其是已婚婦女,三十多歲的那種,我以為他就喜歡武者,冇想到連世俗之人也不放過。”

她內心苦笑。

曾俊傑成就也想勾引她,但她對這種小屁孩冇有興趣,曾俊傑也知道自己的實力不足,所以也冇有過多騷擾她。

葉辰眼眸中的殺意更濃,冇有掩飾。

葉凡拍了拍他的肩膀,說道:

“男人要大度一些,餘美茜雖是南山宗的人,但她也不是你的仇人,你跟她學習武道,並冇有什麼。”

葉辰看了一眼餘美茜。

他雖然對武道世界瞭解得不多,但連天虛宗宗主都對餘美茜這麼敬重,必然知道餘美茜的實力很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