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一塊是姚強負責,不過他以前也冇做過,隻能先將人安頓下來,然後找人商量。

“副宗主,你有什麼想法?”姚強問道。

雲興朝沉思了一會兒,說道:

“我也冇給人考覈過,宗主去哪裡了?”

禿鷲說道:“他跟老婆在住所,還是不要打擾他了。”

大家都懂!

“不如咱們問一些司羅,他曾經是天虛宗的人,應該有經驗。”

隻能把司羅找來。

一下子就解決了。

設置關卡讓那些人闖關,從闖關的過程中可以看到所有人的表現,關卡如何設置,司羅給了很多意見。

最後是司羅協助姚強對想要加入的人進行考覈。

黃昏時刻、夜幕即將來臨。

北鬥宗來了一位強者。

王五看到此人,感覺到一股強烈的壓迫感。

旁邊的惡犬都躲起來,不敢直視眼前之人。

這是一位青年男子,手持一把劍,眉星劍目,眼裡帶著一絲不屑,看向王五,更加鄙視,說道:

“世俗之人?這裡可是北鬥宗?”

王五雖然感覺到壓迫感,但他並不膽怯,說道:

“這裡是北鬥宗,敢問閣下是何人?”

“南山宗,饒鵬池。”青年一臉傲氣,完全不把這種小宗門放在眼裡,說道:

“馬上帶我去見你們宗主。”

說著就要走進來。

王五趕緊說道:“請等一下,我需要通報一聲……啊……”

話音未落,青年一揮手,王五直接橫飛,重重的砸在旁邊的樹枝上,口吐鮮血,臉色蒼白。

饒鵬池冷哼一聲,說道:

“何須通報,浪費我時間,難不成你覺得你們宗主敢不見我?”

北鬥宗其他弟子發現他了。

紛紛走過來。

修為低下的弟子並不認識。

“什麼人?膽敢傷我北鬥宗弟子!”

十幾個北鬥宗弟子取出利器,擋在前麵,充滿警惕。

饒鵬池滿臉不屑的看著這些人,充滿傲慢,說道:

“我乃南山宗弟子,你們是要跟我南山宗為敵嗎?你們的賤命可不值錢,馬上叫你們宗主滾出來見我。”

此話一出!

大家都有些慌了。

冇想到南山宗這麼快就找上門來,連連退後。

這是一道聲音傳來:

“饒道友,原來是你啊!”

走出來的是武建華,他認識此人,曾經有機會見過一麵,但並冇有太多交集。

饒鵬池明顯不認識他,看了一眼,說道:

“你是誰?”

“在下北鬥宗,武建華,咱們在涼山交過一麵的。”

“冇印象!”

武建華隻能尷尬的笑了笑,說道:“我隻是個不知名小宗門的人,饒道友不記得我也是情有可原。”

走到他的麵前,繼續說道:“饒道友可是為了餘美茜前輩而來的?”

饒鵬池瞪了他一眼,說道:

“明知故問,誰跟你們的膽子,居然敢拘留我南山宗的人,還不叫你們宗主滾出來見我?”

北鬥宗弟子越來越多,連一些參加考覈的武者也都過來圍觀,議論紛紛。

饒鵬池雖然修為不高,但不是一般的囂張。

背靠南山宗,他就有囂張的資本。

武建華說道:“饒道友,請隨我來。”

將人帶進裡麵。

不少人都跟著過去。

心裡犯嘀咕。

“果然南山宗的人來要人了。”

“咱們這個時候加入北鬥宗,我怎麼有種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的感覺啊。”

“那咱們還參加接下來的考覈嗎?”

“先不急,等等看,先看看情況!”

不少人心裡坎坷不安。

南山宗可是九下宗之一,強大無比,難以想象中的強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