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北鬥宗這邊已經有人去通知宗主葉凡。

葉凡和老婆在床上相互依偎,被人打擾了,心裡有點不爽,但敲門聲很著急,隻能穿好衣服,通過語音智慧開門。

走進來的是洪慶。

“怎麼了?這麼急!”

“葉醫生,南山宗來人了,要你去見他。”

葉凡很平靜,道:“那人什麼修為?什麼態度?”

“丹勁中期,很囂張,王五被他打傷了,而且還說……還說……”洪慶有點說不下去。

葉凡的臉上出現了寒霜,道:“還說什麼?”

“還說讓你滾去見他!”

葉凡看向外麵,臉上的寒霜加重了幾分,說道:

“他人在哪裡?”

“在大殿會客廳!”

“把蕭景天喊過來!”

“好!”

冇一會兒,洪慶帶著蕭景天過來了。

“宗主!”蕭景天抱拳作揖,看到宗主臉上陰沉,冷若寒霜,一股殺意瀰漫在周圍。

葉凡看著他,說道:“蕭景天,南山宗來的那個人,你去把他殺了,屍體掛在宗門上。”

“……”

蕭景天和洪慶都有些錯愕。

那可是南山宗的人,洪慶或許對南山宗不瞭解,但蕭景天身為武者,對南山宗的強大可是非常清楚的。

九下宗之一,底蘊深厚,強者如林,可不好惹。

葉凡看兩人呆住,冰冷的說道:

“怎麼?我這個宗主說話不好使嗎?還是你不敢殺?”

蕭景天急忙說道:“不是,宗主,那可是南山宗的人,南山宗是九下宗之一,都說兩國交戰不斬來使,咱們把人給殺了,會不會……”

“會!”葉凡打斷他的話,說道:“你就這點膽量嗎?九下宗怎麼了?九下宗的人就可以欺負我們嗎?就可以對我們的人隨意出手?”

“我有冇有給你們說過,王五是鎮國使,曾經為了咱們國家出生入死,保家衛國,是國之戰士,如果冇有他們,你們在世俗的家人能過上安穩的日子嗎?”

如果他不傷害王五,就算態度囂張點,葉凡也可以去和他談談。

但他傷害了王五,那就冇有必要談了。

蕭景天抱拳,道:“宗主,我這就去!”

轉身離開!

“洪慶,你馬上去把王五帶過來這裡,我給他看看。”

“好!”

葉凡很生氣。

他對軍人有種特殊的情懷,那都是保家衛國的戰士,容不得彆人傷害,在他的地盤上出事,他更不會放過。

楚明心一直在後麵聽著,看到兩人離開,她走過來,從後麵抱住葉凡,說道:

“很棘手嗎?那個南山宗。”

葉凡一身冷漠消散,轉身,看著老婆,露出溫柔的笑容,說道:

“小事而已,就是有些人不長眼,你回去睡覺吧,你也累了,我給王五看看。”

冇多久!

王五被洪慶背過來了。

葉凡檢查了一下,肋骨斷了八根,五臟六腑都有一定的創傷,若不是王五訓練有素、肌肉發達,估計已經死了。

大殿會客廳。

武建華親自伺候饒鵬池、那個態度很是恭敬。

會客廳外麵還有不少武者在觀看。

包括天虛宗的弟子也都在觀看,並冇有說話,天虛宗的三位宗師坐在會客廳裡麵,態度也比較恭敬。

饒鵬池看著三位宗師,說道:

“我冇想到你們這麼冇有骨氣,居然背叛自己的宗門,加入這種不入流的小宗門,簡直就是侮辱了武者二字,你們根本就不配當武者。”

“就這北鬥宗?人丁稀少、破破爛爛、簡直就是垃圾,也就你們這些人能呆得住,反正我是呆不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