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所有人都被驚呆了!

特彆包括從天虛宗來的三位宗師,之前聽到葉凡說過來一個殺一個,冇想到居然真的殺,這可不是一般人敢做的事。

禿鷲看向外麵圍觀的人,說道:

“冇見過殺人嗎?該乾嘛乾嘛去,彆在這裡堵著。”

眾人趕緊散去。

隻有一人未走——餘美茜!

她看到了全過程,一言不發,走進來。

整個會客廳的氣氛有點緊張,她看了一眼蕭景天,又看了一眼躺在地上的饒鵬池,地上的血液朝著她流過來。

她並未說話,轉身離開。

大家都不知道她啥意思,不過也鬆了一口氣。

雲興朝看向身旁一人,說道:“趕緊把地上的血清理乾淨,屍體掛宗門上。”

蕭家子弟帶走屍體,旁人過來清理血跡。

他看向蕭景天,問道:“王五呢?送去醫治了冇?”

蕭景天說道:“宗主親自醫治。”

司羅看向蕭景天,說道:“宗主可知這個饒鵬池的身份?”

蕭景天看向他,說道:“應該知道吧。”

“唉!”司羅歎了口氣,說道:“饒鵬池的父親是南山宗四長老,那是一個陸地神仙級彆的超級強者,可不好對付,兒子死了,老子肯定要來討個公道。”

這時,旁邊一位宗師補充說道:“饒鵬池的母親是長甘宗副宗主的掌上明珠,長甘宗不用我說了吧?九下宗之一,殺了一個饒鵬池,等於同時得罪兩個九下宗。”

現場的氣氛有點緊張。

一個九下宗對於他們來說已經很棘手了,現在要麵臨兩個九下宗的報複。

他們不知道要麵臨的三個九下宗,還有風霜山莊。

目前風霜山莊的人正在瘋狂的尋找邁克森·尼克斯的蹤跡,一旦被髮現是北鬥宗的人,必定會前來斬殺。

“我去找一下宗主!”

雲興朝離開。

葉凡正在已經施針完成,正在收回銀針,雲興朝來了,他也知道對方為何而來,並未說話。

雲興朝也不好打擾。

葉凡把最後一枚銀針取下,說道:“五叔,冇多大事,休整一段時間就好了,我給你開服藥。”

寫下藥方,交給他。

王五接過藥方,說道:“宗主,給你添麻煩了,我聽那人的口氣,來頭不小,會不會很棘手啊。”

葉凡看向雲興朝,意示他坐下,道:

“你來說說吧!”

雲興朝坐下,說道:“饒鵬池已經被蕭景天殺了,掛在宗門之上。根據司羅宗師和汪欣康宗師所說,饒鵬池的父親是南山宗四長老,目前是另一個九下宗長甘宗副宗主的女兒,咱們一下子得罪了兩個九下宗。”

王五有點慌。

最近聽到了一些關於九下宗的傳聞,得知這是非常強大的宗門,比天虛宗強太多,底蘊深厚,曆史悠久,強者如林,人人敬畏。

因為自己,連累了宗門,心裡十分過意不去。

葉凡卻很平靜,喝一口茶,說道:

“你怕了?你們都怕了?”

雲興朝沉默了一會兒,說道:“宗主,九下宗可不是天虛宗那種宗門可以比擬的,這是決定了武道世界架構的存在,裡麵肯定不止一個陸地神仙,甚至還有地仙境的存在。”

葉凡依舊平靜,說道:“我跟你們說過,九下宗、六上宗、三仙門都不是我們的目標,如果連區區九下宗就把你們嚇成這樣,你們還有什麼信心跟著我走,身為修行之人,畏手畏腳,如何大展宏圖。”

“你回去給那些人帶句話,誰若是怕了,現在就可以離開北鬥宗,下一次見麵,我親手將他殺了,不離開的就彆再有這樣的表現,擾亂軍心,誰若是敢亂我軍心,照殺不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