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人微微一怔,說道:

“關於這個北鬥宗我聽過,一個新成立的宗門,冇想到居然有膽量對我南山宗的人出手,實在出人意料。”

“饒長老,你覺得如今這武道世界敢殺我南山宗的人是什麼人?”

四長老冷哼一聲,說道:“我管他什麼人,敢殺我兒子,我就要它徹底消失在這個世界上。”

這人說道:“饒長老,你冷靜點,敢和我南山宗作對的必然是九下宗、六上宗、三仙門。但三仙門明顯不屑,那就是六上宗和九下宗了,這個北鬥宗說不定就是個傀儡,要真想報仇,我看應該查查背後的人。”

“我看了一下天才選拔賽的參賽宗門名單,這個北鬥宗就在其中,殺你兒子之仇肯定是要報的,但我們不能治標不治本,我們要知道究竟是哪個宗門敢如此公然和我們南山宗下手,天才選拔賽是個不錯的機會。”

四長老冷哼一聲,顯然忍不了,等不及。

“饒長老,不如我們一起去找找宗主,這件事背後肯定牽著到九下宗或者六上宗,你把北鬥宗滅了,咱們的線索就斷了,報仇也不急於一時吧。”

四長老沉默了一會兒,看向彙報之人,說道:

“去把牛文康帶進來,一起去找宗主。”

南山宗四長老的兒子被掛在北鬥宗上示眾,一時間引起了廣泛傳播,無數人都在唱衰北鬥宗。

這是作死的行為,同時也是一種明目張膽的挑釁。

很多人都等著看戲。

等著南山宗大軍殺過來。

北鬥宗內部弟子也有些人心惶惶,睡都睡不安穩,生怕一睡不醒,在睡夢中就被南山宗的人給殺了。

整個宗門的氣氛顯得有些壓抑。

就連之前前來參加考覈的人都走了一大半,表示不會再加入北鬥宗。

北鬥宗的高層雖然嘴上不說什麼,但同樣擔心,時刻關注著外麵的動靜,擴大範圍巡邏,一旦發現南山宗的人出現,必須進入戰備狀態,隨時準備戰鬥。

可等了三天時間!

饒鵬池的屍體都被放下來了,依舊冇等來一個南山宗的人出現。

大家都很納悶。

就連餘美茜都覺得納悶,這不像是南山宗的風格,也不符合饒長老的風格。

葉凡來到餘美茜身邊,說道:“你認為是什麼原因呢?”

餘美茜搖了搖頭,說道:“不知,估計在調查你們吧,不過應該也用不了那麼長時間纔對。”

這一帶的武者們都驚呆了!

三天時間過去了,南山宗並冇有任何的行動,不由得開始議論起來。

這三天都會有一些不怕死的勇士前來參加北鬥宗的考覈,不過每天也就十幾二十個,這一天突然來了不少。

宗門已經站了上百人。

“三天了,南山宗冇來,說明北鬥宗肯定背景很強大,現在加入無疑是最安全的。”

“南山宗四長老的兒子屍體被掛在宗門三天,北鬥宗一點事都冇有,已經說明瞭一切,我要加入北鬥宗,我要參加考覈!”

“我就說嘛,北鬥宗幾個月之內橫掃周圍所有敵對宗門,還對附近宗門廣發邀請函,直接挖牆腳,肯定是有雄厚的資本,連南山宗都不敢輕舉妄動。”

“……”

外界對於北鬥宗出現了一種錯覺。

基本統一認為北鬥宗背靠大資本,連南山宗都要忍氣吞聲的那種。

很多人認為北鬥宗的背後是神龍組,畢竟有蒼龍在!

葉凡牽著楚明心的手,站在陽台上,眺望宗門的方向,露出了淺淺的笑容,宗門想要變得更加強大,需要的不是一兩個絕世強者,而是一大批絕世強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