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葉凡,明天我就要離開了。”楚明心緊緊的拽住葉凡的手,轉頭,深情的看著他。

葉凡也看向她,四目相對,飽含深情,說道:

“老婆,東南亞那邊有一些巫術盛行,你多注意安全,遇到巫蠱之術儘量遠離,儘量彆和武者、巫蠱沾染。”

楚明心露出淺淺的笑容,璀璨如花,說道:

“我是去做生意的,接觸的都是生意人,你是不是擔心得有點過頭了。”

摸了摸自己的肚子,歎了口氣。

葉凡明白老婆的意思。

這幾天裡,他們天天纏綿在一起,已經送進去十幾億個生命體,冇有個成功。

“老婆,你先洗還是我先洗?”葉凡露出邪惡的笑容,說道:

“你這一去,不知多久才能見,要不一起洗吧!”

“好!”

兩人準備洗澡,門卻被敲響。

葉凡有些不悅,說道:“誰啊,這麼冇有眼力見。”

楚明心說道:“你這不是還冇脫衣服嘛,趕緊去看看。”

葉凡走過去開門,看到是雲興朝。

他是來彙報最近宗門新成員情況的,哪些表現得好,可以重點培養。

葉凡曾給他們說過要挑選一些資質拔尖的弟子進行特殊培訓,直接走修仙之路,但又不能讓這些人知道。

葉凡看了一下名單和資料,說道:

“這幾個資質都不錯,可以加入,還有其他事嗎?”

雲興朝看到葉凡身後的楚明心,欲言又止,還是說道:

“宗主,外麵有件事,可能需要你去看一下。”

“怎麼回事?”

“咱們最近不是要挖走一些宗門的優秀弟子嘛,有些宗門表示整體加入咱們北鬥宗,今天突然來了這樣的三個宗門,都表示要全部加入,一個不落。”

“整個宗門加入?這些宗門的實力怎麼樣?”

“一般般,比不上以前的無極宗,基本都是一些外勁、化勁武者。”

“不要,我們隻挑選資質好的,讓他們全部參加考覈,不通過的不要。”

“好!”

“對了,我讓你調查南山宗的情況,進展如何?”

雲興朝拿出一個檔案夾,遞過來,說道:

“這是目前查到的一些資料,南山宗至少有五位陸地神仙,可能還有地仙境強者,宗主,你雖然是地仙境,可這南山宗也不簡單。”

葉凡接過,意示他走進來,兩人坐下。

楚明心走過來給兩人沏茶。

葉凡喝一口茶,翻開資料,裡麵陳列著南山宗的宗門結構,甚至還有一個宗門地圖,不過有幾個地方是模糊的。

“九位長老,五位陸地神仙,其他四位為什麼冇有標明境界?”

雲興朝說道:“還冇有查到,目前掌握的資料來看,這四位不敢肯定是入道境,但絕對是宗師境巔峰。”

葉凡點了點頭。

這麼短時間,能查到這樣已經很不錯了。

“四長老饒偉兆,他就是被吊在宗門三天的武者的爸爸?陸地神仙修為,怪不得兒子這麼囂張。”

雲興朝點了點頭,說道:“宗主,這個饒偉兆主修刀法,據說他的刀法很霸道,師從六上宗的一位超級強者,就是我現在有點不明白南山宗的做法,為何到現在遲遲冇有來討個說法。”

葉凡也想不明白,不過這也給他們準備的時間。

護宗大陣已經完成。

最近也有不少宗門弟子破鏡,滅殺那些宗門,收刮過來的資源,基本不會保留,全部交給弟子們使用。

有靈藥相助,快速提升修為那是必須的。

再給北鬥宗一段時間,一定可以出現一批拿得出手的強者,到時候縱橫這一片完全不虛,遇到九下宗,就算葉凡不在,也可以剛一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