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師府居然是師父創立的宗門!

這麼牛逼的一個宗門,師父就這樣拋下了?

天師府的底蘊深不可測,不是九下宗那種宗門可以比擬的。

葉凡說道:“我想去實驗室參觀。”

“冇問題,不過封塵已久,需要打掃一下。”

“不用,現在就去。”

三人起身,走進裡麵。

不知走了多久,穿過好幾條暗道,遇到的人都對兩位天師充滿敬意。

終於來到一個封閉的實驗室,牆壁上有很多詭異的符號、還有人體結構圖、還有一些人體形態圖……都是熟悉的感覺。

彷彿回到了山上,在師父身邊。

從這些字跡來看,已經存在很長的歲月了。

張誌衛說道:“你師父雖然離開了,但是當初和你師父一起研究修仙之法的人一直都冇有放棄,隻是一直都冇有成功而已,隻有你師父一人成功了,後來那些人死的死,瘋的瘋,唉,終其一生都做不到,抱著遺憾離世的。”

天師府對於修仙之法期盼已久,一直等著葉凡親自過來。

王小可來天師府時,也曾被請教,但王小可並不算是袁天師的完美作品,提供的東西不是很有用。

葉凡纔是他們最終的目標。

對於袁天師的徒弟,天師府冇有任何隱瞞,就算袁天師現在不說,日後若是葉凡等人問起,袁天師也會說出來。

葉凡看著到處都是熟悉的東西,頓感親切。

“我師父當初為什麼要離開?”

張誌衛歎了口氣,說道:“具體原因我也不知道,他離開時,我隻是個普通的宗門弟子,不過聽一些前輩說是你師父感應到了某種東西,具體是什麼,我們也不知道,他的離開挺突然。”

“感應到某種東西?”葉凡在思索,師父一生致力於尋找仙界,難道是有線索了?

坐在一個大理石凳子上,稍微感受一下這裡的氣息。

很熟悉!

彷彿回到了山上,給師父打下手到時候。

如果師父不是突然離開,天師府應該是第一個出現修仙者的地方。

自己的到來,或許是因果輪迴。

緩緩睜開雙眼,看向兩位天師,說道:

“我可以答應你們,功法我可以現在就提供,不過修行不是一蹴而就的,你們可以派幾個人去北鬥宗,我先教他們,然後讓他們回來教給更多人。”

張誌衛和褚良臉上露出笑容。

“葉宗主,對於修仙天賦我們也不懂,不如你親自選,如何?”

葉凡站起來,很隨意的說道:

“也行吧,不過在我北鬥宗待著,必須得為宗門做貢獻,我可不能讓他們白吃白喝。”

張誌衛點頭,道:“挑選一些我們暗中培養,外界不知道的弟子,暫時以北鬥宗弟子的身份生活,學成之後再回來。”

葉凡點了點頭,說道:“我還有個要求!”

“請說!”

“我需要派一些人過來你們這邊學習術法。”

張誌衛苦笑,說道:“葉宗主,你這不是折煞我們天師府嘛,你一個修仙者,術法對你來說不是手到擒來,還需要我們天師府嗎?”

葉凡擺了擺手,朝著外麵走去,說道:

“北鬥宗知道我是修仙者的人不多,暫時還不能曝光出去,也希望你們替我保密,而且我很忙,總不能事事親力親為吧,我會讓一些陌生麵孔過來,你們秘密培養就行,當然,他們也會為天師府做貢獻,你們就當是天師府的弟子使喚就行。”

張誌衛點了點頭,說道:“隻要你不嫌棄我們天師府的術法,我親自安排,讓我的大弟子指導他們修煉術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