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師,救我……天師……他會殺了我……”

其他七位術法者都反應不過來,剛纔還得意揚揚,現在陳玉娟直接吐血求救。

“這……玉娟,你撐住,我來救你!”

“我也來!”

其他人紛紛出手,祭出一個個封印,連接腳下的陰陽圖,探索陰陽圖內的世界,頓時就震驚了。

感受到了精神世界的侵蝕,如同汪洋大海般的精神力撕咬他們的精神識海。

從未見到過這般龐大、一望無際的精神識海。

張誌衛看著把人痛苦的模樣,雙手快速結印,腳一跺,一個巨大的陣法將這裡籠罩,一個巨大的封印在陣法之上,垂落下來一道道光幕,牽製住!

試探了一下!

眉頭緊鎖,磅礴的精神識海早已周圍鋪蓋。

“什麼?你這是在搶奪我的陣法控製權嗎?”

他發現葉凡的精神力在搶奪這個陣法控製權,似乎葉凡早就知道這裡的陣法存在。

腳下的陰陽圖變得更大,但似乎是葉凡在擴大,八卦的卦位都發生了變化,逐漸脫離了陳玉娟的控製。

陳玉娟臉色逐漸蒼白,精神接近崩潰。

“不好!”

張誌衛大叫一聲,身體快速移動,雙手不斷結印,一個個金色的光芒點綴在陣法邊緣,使得陣法綻放出來的光芒越來越強盛。

縱身一躍,站在陣法之上。

右手抬起,掌控一個巨大的封印,猛然的砸在陣法之上。

噹!

一聲巨響,如同金鐘長鳴,響徹四周。

遠在外麵的人都能聽到這裡的動靜。

不少人紛紛趕過來。

陣法之內的術法者們都感受到了來自陣法的加持,精神緩和了不少。

葉凡從陰陽圖內出來,嘴角露出滿意的笑容,站在陳玉娟的麵前,說道:

“你的體質很特殊,天賦很高。”

突然一個金閃閃的封印祭殺過來。

葉凡抬頭一看,急忙躲開,嘴裡罵道:

“張天師,你要乾嘛?”

轟隆隆……

原位置被切出一個大坑,飛沙走石的。

張誌衛緩緩落下,盯著他,說道:

“我還想問你要乾嘛呢,欺負我天師府冇人嗎?”

不少人過來圍觀了。

褚良攔著很多人,不允許他們靠近。

葉凡兩手一攤,說道:“我就是試探一下而已,你至於這麼認真嗎?”

張誌衛來到陳玉娟麵前,馬上幫她梳理精神識海,嘴裡說道:

“你這是試探嗎?有你這麼試探的嗎?差點要了她的命。”

葉凡慢慢走過來,說道:

“我看她是可造之材,打算重點培養,我可捨不得殺她,我向你保證,經過我的調教,她回到天師府的時候,你就不是對手了。”

穩住了陳玉娟,張誌衛來到葉凡麵前,說道:

“葉宗主,你可知我的實力?你自己說的承諾,若是做不到,可彆怪我不講情麵。”

葉凡突然覺得有點大意了,說道:“我就是打個比喻,你和雲閒鶴比,如何?”

剛纔雖然隻是和張誌衛交鋒了一下,但能夠感覺到他的強大,和雲閒鶴一個級彆,甚至更強。

張誌衛冷哼一聲,說道:

“隻要不是在港島,重新選擇地點,他不是我對手。”

葉凡說道:“張天師,你很強,不愧是天師府放在明麵上的第一天師,既然咱們這麼有淵源,咱們能不能達成個深度合作?”

張誌衛看著他,總覺得他不懷好意,道:“你想乾嘛?”

葉凡嘿嘿笑了笑,說道:“咱們聯手滅掉幾個九下宗,如何?就拿南山宗開刀。”-